内地娱乐

我是周迅,所以是比较地下

《女人不坏》:仨“坏女人”眼中的徐克 azuo 2008-10-23 11:24:27来源:

李蜜专访《女人不坏》:桂纶镁其实很寂寞 azuo 2008-10-23 11:14:03来源:

李蜜专访《女人不坏》:周迅戴“酒瓶底”搞怪 azuo 2008-10-23 10:58:47来源:

李蜜:我也想问问,之前我有问过很多的演员,他们说跟徐克导演合作,其实是挺累人的一件事情,他会要求非常严格,你们觉得呢?就是有时候拍戏,连拍了很长时间,都非常累了,然后他还会有更多的要求。这个谁来回答?

李蜜:今天我们《电影报道》很多观众朋友们,也特别期待你们拍这部戏。先跟电影报道观众朋友打个招呼。在这边。

李蜜:也想问问三位,在这部剧中的造型有什么不一样?

张雨绮:我自己觉得跟老爷拍戏是很自由的。就是他不是那种照本宣科的本子来,什么不能改,什么什么一定要这样拍,他不是这样。他是很天马行空,随时给我们演员丢很多新的东西,演员也可以给导演很多新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反而相对来说,比较随性跟自由。我倒是没有感受到睡眠时间不足,或者是老爷关起门来,大家不准出去拍戏。其实我都没有感觉到这些,反而觉得老爷是一个很亲历亲为,凡是连最小的细节都自己去处理的一个导演。

周迅:大家好,我是周迅。

张雨绮:我的造型比较成熟,尽量把我变化得像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性,反正穿名牌,比较时尚一点。

张雨绮:他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每次拍完戏的时候,他跟演员没有任何反应,他不做任何评价。你想找他看他有什么反应,他没有表情,然后你就很痛苦,不知道自己做得什么样子。前两天我们俩讨论过这个问题,他说他下一次应该是这样子,good或是怎么样,他没有反应的对你演完了之后。我的那部分是,他就开始弄别的。我也不敢过去跟他OK不?他就开始弄。

桂纶镁:大家好,我是桂纶镁。

桂纶镁:我演的那个角色她是一个地下乐手,所以其实她穿的衣服都很破,二手衣,或者是牛仔裤,是那种油漆喷上来的。所以是比较地下,比较摇滚的感觉。

李蜜:那你们这条戏过不过他也不会说吗?

孙雨绮:我是张雨绮。

李蜜:周迅呢?我很期待你新的形象是什么样的?

张雨绮:不,他会来,他会不停的来,但是他对你每一条都没有反应。

李蜜:这次《女人不坏》大家都非常期待这部戏,我们也知道,其实三位在这部戏当中,角色有一个变化,可能也会给我们惊艳。大家如果用几个词来形容自己的角色,都会用什么词?

周迅:其实刚开始是冬菇头,八百度的眼镜,其实改变挺大的。因为她性格比较古板一点,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其实都会是比较规矩的衣服,但是又不能特别普通,因为她想法比较特别,所以都会是斗篷这一类东西。这个角色其实是根据她研究出来的东西,不断的去做实验,所以她有很多改变。所以其实从开始到后来,是完全不同的样子。

李蜜:那在周迅眼中,你觉得徐导是一个什么样的导演?

周迅:就是一个不断做实验的一个医生,其实她不太有安全感,泛泛这个角色。

李蜜:周迅在戏里有戴八百度的眼镜。

周迅:我觉得他基本上像个小孩,特别像一个有探索精神和爱玩儿的小孩。他又懂得很多,他就会把这些东西弄出来,然后再把它混在一起。基本上我觉得泛泛的研究精神是来自于他,因为他很爱探索。

李蜜:周迅本人觉得,这个角色的性格跟你自己本人的性格,有相似的地方吗?

周迅:对对对。

李蜜:其实他也是一个非常能挖掘你们潜力的导演。

周迅:相似啊,其实从表面上来看,我觉得没有相似的地方。因为她是比较古板,比较规律。她每天做什么,都会有一个时间表,那我不是。我是比较随性的那种。

李蜜:那您本人眼睛会有近视吗?

周迅:从演员潜力,从戏上面也是,因为他是不太他有一个很可爱的行为,比如说我们每天拍一场戏的时候,他都会给那场戏取个名字。

李蜜:好的,谢谢,那桂纶镁呢?

周迅:没有,非常好。

周迅:而且还很日本的名字。比如说我们在,对什么什么物语。

桂纶镁:她是一个非常凶暴的女生,但是其实她内心非常孤独。其实我觉得也是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对外面跟她接触的人,都用一个非常愤怒的方式在相处。

李蜜:那你戴八百度眼镜,天啊,要是我的话,我很难想象。

李蜜:那不会觉得很好笑吗?

李蜜:这个跟你本人像吗?

周迅:反正就是不戴的时候看得很清楚,戴的时候什么都看不见。但是也挺好玩儿的,比如说你戴上之后,其实你就知道原来泛泛她,摘下眼镜的时候,她看的世界是这样的。

周迅:就是他很可爱,非常卡通那种。而且像我们在蓝餐厅拍的一场戏,他就叫蓝之役,就是战役的役。所以他每一段戏都会有一个小标题。

桂纶镁:我觉得有一部分会吧,孤独、不安全感其实都会。甚至你有的时候生气、愤怒也都会。所以其实性格很多面像,这次刚好把这部分放进这个角色。

李蜜:那你戴这么厚的眼镜,会不会有危险?如果看得很模糊的话?

《中国电影报道》

李蜜:有没有感觉到不安,或者感觉到孤独的时候?

周迅:危险倒没有,因为这不是武打。但是确实这个距离感,比如说我要去摸人的时候,可能已经摸到了,但是会这样子直冲过去。她在戏里面也有一段想要把眼镜摘掉,去戴隐形眼镜的一场戏,确实觉得挺好笑的。

桂纶镁:当然会。

李蜜:在这部戏里面,我不知道大家的造型,都像周迅别人说是百变周迅。要换很多的衣服是不是?各种各样的造型。

李蜜:听音乐还是什么时候?

周迅:对,她是一个阶段一个样子,根据她做实验。因为她其实挺搞怪的一个人,做实验的时候,她会把自己换个样子,比如说头发,看到什么东西会想到弄这样的头发。因为她本身想法就她就算是做医生的,也很少有人会去想到,要去研究一个爱情方面的药,去做实验。

桂纶镁:当你跟自己相处的时候,有的时候的确是会孤独、不安的。

李蜜:我觉得大家对自己的造型,还都是比较满意的?

李蜜:那会怎么减压?如果感觉到孤独的话。

周迅:对。

桂纶镁:我觉得跟自己相处是一个功课,不管是你不安、沮丧,或者是孤独。我自己的方式是,你要学着跟这些东西相处。

《中国电影报道》

李蜜:好的,谢谢。雨绮呢?

张雨绮:唐露我觉得是一个在无限度膨胀欲望下面的,一个脆弱女人,就是这样。她有很多的欲望,但是她得到越多,自己其实越弱。

李蜜:我知道其实你本人今年才21岁,但是你要演的唐露并不相符,跟你的年龄差距比较大。你怎么去揣摩她的性格?

张雨绮:我觉得其实就像徐克导演讲的,女人的年龄都是通的,而且女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越来越恢复她年轻时候一些本性的东西。所以其实在唐露这个角色里面,我没有把她设定为一个年龄段的女性,她只是一个女性的代表。因为可能也有很年轻的小女孩的状态,跟她是一样的。所以年龄我觉得不是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在这部戏里面。

《中国电影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