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1
明星频道

甚至有人说她是最丑星女郎,《新喜剧之王》上映之后

被嘲“最丑”星女郎,拼命演戏却没有名气,最后被星爷选中成赢家

众所周知,星爷的电影在选角方面都有一个规律,选择女主角多数都是新人,比如《功夫》黄圣依、《长江7号》徐娇与张雨绮、《美人鱼》林允,当场还有1999年的《喜剧之王》张柏芝。所以这次《新喜剧之王》当然也是选了新人来演,只不过这位新人却被大家称为最丑的星女郎,她就是鄂靖文,她是宋丹丹的徒弟,跑龙套8年成星女郎,如今30岁星爷也捧不红!

图片 1

20年前的《喜剧之王》里,男主是个死跑龙套的小演员。每天在剧组被人呼来喝去,渺小又谦卑。20年后,《新喜剧之王》上映了。电影里的女主角,依然是个热爱表演的“死跑龙套”。这个“杠精女主”的扮演者,叫鄂靖文。和女主一样,她本人在成为“星女郎”之前,就是个死跑龙套的小演员。在影视剧里,她已经跑了整整5年几乎没有一句台词的龙套。

图片 2

《新喜剧之王》剧照

图片 3

鄂靖文从中戏毕业之后直到现在已经有八年的时间了,这八年里她跑了无数次龙套,试了不少小角色,周星驰也是后来才得知鄂靖文曾经给自己的电影过龙套!那一部电影就是《西游伏妖篇》,虽然周星驰不是导演但是却是监制。鄂靖文在电影里面饰演了一个龙套角色,扮演了一个抱着孩子的母亲,全程一句台词也没有,但是试戏时候每天都要抱着婴儿整晚上都要站着,晚上还要加班拍戏。

因为遗传了东北人的骨架,鄂靖文说自己不是那种可爱型的女生,但是她内心还是希望自己能美美的。她微博里经常晒一些自拍照,和那些爱美的女生也没什么区别,我总跟身边的朋友开玩笑说,你们都叫我小仙女呗。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因为知名度太低,连星爷找她去试镜她都不敢相信。“副导演打了三次电话,给我看了微信截图后我才相信,一开始以为是诈骗。”后来,试镜成功的鄂靖文,在转发《新喜剧之王》的电影海报说:“妈,星爷喊我拍电影了,这次有台词。”简单的一句话里,写满了她一路走来的心酸。

图片 4

鄂靖文的微博认证写着:演员,代表作《新喜剧之王》。在参演电影《新喜剧之王》前,鄂靖文还没有一部像样的代表作品,大多是一些龙套角色,《西游伏妖篇》中抱孩子的村妇,《催眠大师》中的养母,最终成片还被剪掉了。或许,正是这些龙套经历,让她与《新喜剧之王》中跑龙套多年的大龄女青年如梦完美契合,最终成了星女郎。

图片 5

《新喜剧之王》片中鄂靖文饰演的如梦的角色一样,龙套多年终于实现了演女主角的梦想,那么显然这就是星爷启用鄂靖文的最大原因吧,比较她可通过亲身经历把角色演绎的更加贴切,人物更加生动。不过多人并不知道,鄂靖文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她是著名演员宋丹丹的徒弟。在2016年参加《笑傲江湖》时,因独特的表演风格,得到宋丹丹的赏识,有幸被宋丹丹当场收徒。

鄂靖文自认颜值没法与历任星女郎相比,星爷这部戏需要一个小人物,所以他肯定不会选一个像仙女或者女神一样的演员来演,他可能更需要接地气一点的。在接地气上,鄂靖文确实更胜一筹,采访前,摄影师为她拍照,鄂靖文靠在墙上,双手不知道该往哪放,摄影师看出了她的拘谨,将一旁的沙发椅放在她面前,让她随便坐,脱鞋盘腿坐在椅子上的鄂靖文,立马放松了许多,盘腿我是专业的。

2010年大学毕业,21岁的鄂靖文,兜兜转转地成了北漂,在“夹缝中求生”的鄂靖文开始演喜剧。原本腼腆矜持的她,为了能留在舞台上。彻底豁出去了。也正因为这样纯粹的坚持,鄂靖文在《我为喜剧狂》第一季里,拿下了总冠军。然而,在喜剧舞台上,终于崭露头角的鄂靖文,出现在影视剧里,演的却依然让人记不住名字的死跑龙套。只是因为偶然看了鄂靖文的舞台表演后,周星驰才决定就让副导演通知她来面试。

图片 6

《新喜剧之王》上映之后,作为星女郎的鄂靖文一夜成名,从一个丑小鸭晋升为白天鹅,面对即将到来的走红,鄂靖文坦言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感觉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希望电影上映后能获得更多机会,我对角色没什么要求,如果有导演愿意让我尝试,很愿意多尝试一些。

图片 7

当媒体采访鄂靖文的时候,被问起当时是如何被选中成为“星女郎”时,鄂靖文笑着说:“起初副导演总共给我打了3次电话,一开始我以为是诈骗电话,没有理会,后来直到副导演给我看了微信截图后我才确认了真实性。“据说剧组工作人员的电话从下午打到晚上,一直“纠缠”鄂靖文到晚上8、9点了,她才勉强同意第二天去参加面试,结果真的看到了周星驰。

星爷钦点她参加新片面试

而且,鄂靖文在电影里的扮相,也都是灰头土脸的。预告片刚出的时候,甚至有人说她是最丑星女郎。只有当戏拍完后,在宣传《新喜剧之王》时,同样跑过几年龙套的周星驰说起自己从前的经历——“有一次觉得自己的台词说得不够好,但是跑龙套的角色,根本没人在乎。

图片 8

四年前,鄂靖文接到一个副导演的电话,邀请她参演周星驰监制的电影《西游伏妖篇》。尽管都是大夜戏,鄂靖文在反复确认了角色有台词后,还是立马答应了。结果,快开拍的时候,她才发现那个角色根本没有一句台词,还要抱一个孩子,在那儿站六个大夜,感觉被骗的鄂靖文很生气,把那位副导演的微信拉黑了,几年没有联系。

图片 9

虽然《新喜剧之王》上映后一直都是被大家diss,被判定为也“烂片”,有不少人是拿张柏芝和这位新演员做比较的,比较一番之后,就更不满意了,面对源源不断的恶评,可能很多艺人都会架不住,但是对于鄂靖文来说却没什么影响,也是自嘲自己确实相貌上没什么优点,更是不能和张柏芝她们这些女星相提并论,不过如今才30岁的鄂靖文虽然因为长相被网友嫌弃,星爷没能把她捧红,但是有了星女郎这样的好开端,希望幸运如她,在往后里能够有更多的好作品一一到来。

2018年9月,骗过鄂靖文的副导演给她打电话,说之前有些误会,现在他在周星驰的新片里当副导演,想邀请鄂靖文来试戏。上一次被骗的气还未消尽,鄂靖文回了句:算了吧,不用了,便挂断了电话。不一会儿,第二个电话打过来了,对方说这次选拔的是女主角,有很多台词。鄂靖文听完更不信了,星爷的女主角怎么会轮上我啊,让我去也是充数的,不去。过了几个小时,第三个电话打过来,对方这次带着央求的语气:是星爷那边邀请你,问你有没有意向到香港去面试。鄂靖文在确认了的确是周星驰的意向后,才答应飞去香港面试。原来,周星驰看了鄂靖文演的小品,觉得她的表演很符合角色,才让副导演约她来面试。

为了能重拍一次,我只能跪下求导演。”在一旁的鄂靖雯才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

因为轴成为星女郎

图片 10

面试当天,周星驰让演员们表演了神经病、老太太和性感女人。第二天,鄂靖文就从香港过关到了深圳,打算回北京。这时她接到工作人员电话,让她再留一天,再面试一次。但鄂靖文当时已经没法再过关去香港了,对方说星爷可以到深圳单独去面试她。第二次面试的内容和第一次差不多,只是难度有所升级。

“我太了解那种卑微了。有时候真的很苦啊,但只要有戏拍,就是幸运。只要努力坚持,肯定会越来越好,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

即使到了如今,鄂靖文也不知道为什么周星驰会选择她来做女主角,但她听工作人员说,周星驰看中的是她对表演的在意、认真,这与戏中的角色很像。鄂靖文有个习惯,一定要了解清楚角色后再去表演,面试时,她问周星驰:你具体想让我演哪一方面的,是哪种情境?可能是她对细节的发问,让导演觉得这和如梦很像,都是很轴的人。

图片 11

片中有一场鄂靖文泡在水里演浮尸的桥段,整个过程都不能动。导演在喊cut的时候,演员本可以出来暖和一下。但鄂靖文不想让大家觉得自己很娇气,一直咬着牙泡在水里等着。那晚,她在水里泡了40分钟,拍完后,浑身都冻僵了,根本没有力气上岸,工作人员就像打捞尸体一样,把我提上来的。

话剧舞台上挖掘出喜剧天赋

鄂靖文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接受的都是传统表演教学。除了身边的同学评价她生活中挺逗的,是大家的开心果之外,鄂靖文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喜剧天赋,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演喜剧,中戏不培养喜剧人才,也没有一门课教你如何演喜剧。

发现自己的喜剧天赋,还是在话剧舞台上。毕业后,经朋友推荐鄂靖文开始演话剧,无意间有一些喜剧角色找到她,她完成得还不错,观众反响也很好,就有其他喜剧角色相继找来,慢慢地,鄂靖文发现,我还有这个才能。

作为一名女性喜剧人,鄂靖文觉得这个行业给女性的机会太少,很多小品都是以男性为主的。但是,鄂靖文的喜剧却总能抓住观众的眼球,被男演员喷一脸水、用脚踩头,在舞台上一向放得开的她,对形象毫无顾忌。2014年鄂靖文拿到了喜剧类选秀节目《我为喜剧狂》的年度总冠军;2016年她又参加了喜剧选秀节目《笑傲江湖》,获得评委宋丹丹的认可,并现场收其为徒。

cosplay柳飘飘

《新喜剧之王》里有一段致敬《喜剧之王》经典桥段周星驰对柳飘飘喊我养你啊的戏份,连台词服装都一样。鄂靖文在知道要拍这场戏时,跟演对手戏的男演员说怎么会有这一段,我俩简直就是找死啊。拍之前,她把原版又重看了一遍,但是怎么看也做不到他们两个人在大家心目中的那个状态。鄂靖文就问周星驰真的要照搬那一段吗,会不会被骂得狗血淋头?周星驰开玩笑说:没关系啦,反正怎么演你们都会被骂。

改名

2018年5月之前,鄂靖文还叫鄂博,起名时母亲希望她将来能成为一名博士。不过,这个名字闹了不少笑话,有一次她去中央电视台录节目,大门不能随便进,需要有工作人员接。对方给鄂博发消息说,已经有人出来接你了,稍等一下。鄂博就在外面等了好久也没见人来,打电话联系对方,说人早就出去了。后来才知道,接待的工作人员看到鄂博以为是男的,就在外面一直等一位男士。后来改名字,也是因为鄂博太中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