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娱乐评论

我们可以把这部小说作为一部被冤枉的故事来读,后又被血刀老祖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

1、

人性本善,可人类的贪欲往往会将这种本性毁灭掉。这是天地间最大的残忍。

狄云 狄云

狄云,金庸武侠小说《连城诀》中的男主角,性格单纯直率,师妹戚芳称他作“空心菜”,经历诸多事件后变得稳重、心思缜密。他是金庸笔下命运最悲苦的主角,被万圭陷害强奸妇女而关入大牢,并被削断右手五指、穿琵琶骨。在狱中结识丁典,后得知师妹嫁给万圭,对人生绝望下自杀。自杀后被丁典施以“神照经”救活,并成为患难之交,从丁典处学习“神照经”并得到“乌蚕衣”。为躲避血刀僧宝象拔去头发、胡须,但在破庙险被宝象吃下肚。后又被血刀老祖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认识水笙。最后戚芳遭万圭所杀,死时托付狄云照顾其女“空心菜”。

我们可以把这部小说作为一部被冤枉的故事来读,后又被血刀老祖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金庸武侠小说人物

狄云

姓名

狄云

绰号

空心菜

师父

戚长发

我们可以把这部小说作为一部被冤枉的故事来读,后又被血刀老祖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武功

内功

神照经血刀经

我们可以把这部小说作为一部被冤枉的故事来读,后又被血刀老祖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绝技

连城剑法血刀刀法唐诗剑法

兵器

剑血刀

狄云,金庸武侠小说《连城诀》中的男主人公,性格单纯直率,因他单纯的性格,师妹戚芳称他作“空心菜”。在经历了诸多事件后,变得稳重、心思缜密。为金庸小说中武功最绝顶的高手之一。

戚芳这个角色,存在感其实并不强。

《连城诀》是金庸为怀念他家的一个被冤枉的长工而写的。我们可以把这部小说作为一部被冤枉的故事来读。那个叫和生的长工在小说中被化作了狄云。狄云也是个被冤枉的角色,遭受了冤枉打击的狄云因祸得福,在历经种种磨难之后,从此看清了人世间的真面目。看穿了人世险恶的狄云,最后悄悄躲进了远离人世的雪山,他再也不想回到这可恶的人间去过那被冤枉的日子了。

故事

父母不详,从小跟随师父戚长发长大,与师父的女儿、师妹戚芳青梅竹马。

经师伯万震山邀请与师父、师妹一同从湘西乡下去荆州给万震山拜寿。因不听阻劝与万震山仇人吕通交手,并得到装扮为乞丐的言达平帮助战胜吕,万家八弟子因“面上无光”记恨于他。又因戚芳与他行为亲密,遭此八人嫉妒,并在当夜遭群殴。

后被化装成乞丐的言达平授予三招剑法,于次夜报仇成功,但三招剑法被指为“连城剑法”。

我们可以把这部小说作为一部被冤枉的故事来读,后又被血刀老祖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在他师父“刺杀”万震山未遂“逃跑”后,被以万震山儿子万圭为首的万家弟子陷害强奸万震山小妾桃红而关入江陵大牢,并被削断右手五指、穿琵琶骨。

在狱中结识丁典,一直被丁认为是知府凌退思的卧底意图窃取“连城诀”。四年后得知师妹嫁给万圭,对人生绝望下自杀。自杀后被丁施以“神照经”救活,并与丁成为患难之交,从丁处学习了“神照经”并得到“乌蚕衣”,也得知江湖险恶、人心难测。

一年后与丁典越狱探望丁的情人、凌退思之女凌霜华。丁典不幸中凌退思之计,中毒身亡。丁典死前托付狄云希望和霜华同葬,并告知部分“连城诀”。狄云携丁典尸体逃至万震山家柴房并为戚芳所救、抛至一小船。

为躲避血刀僧宝象拔去头发、胡须,但在破庙险被宝象吃下肚。幸好宝象喝了咬过丁典带毒尸体的老鼠汤死亡而免。狄云火化了丁典的尸体并换上了宝象的袈裟得到《血刀经》,却被铃剑双侠误认为是作恶多端的血刀僧。被血刀老祖所救,并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

为逃避中原武林人士追杀,血刀老祖劫走铃剑双侠的水笙,并带同狄云逃至藏边雪山。在雪山中与“南四奇”遭遇雪崩共七人被困雪山。目睹血刀老祖战胜“落花流水”四人,并在血刀老祖加害他时,被迫打通任督二脉,从而内功举世无双,踹死精疲力竭的血刀老祖。

待来年冰雪初融之时,被花铁干指为恶人,称狄“杀害”了陆、刘、水三人,并与水笙有染。待花铁干、水笙等人走后,把血刀经中刀法与内功练得融会贯通并回到湘西戚长发处欲寻找师父、并杀死万圭报当年之仇。

狄云发现言达平在戚长发屋中掘地欲寻连城诀,后万震山来到与言激战、万圭中蝎毒。狄云救言并得解蝎毒之药,化妆成郎中,见戚芳关心万圭不忍,赠予仇人解药并留下了先前在儿时与戚芳游戏的山洞中夹有戚芳剪纸蝴蝶的《唐诗选集》,即《连城剑谱》。

我们可以把这部小说作为一部被冤枉的故事来读,后又被血刀老祖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在万家窃听得知一切事由:陷害、入狱、万震山做戏与将戚长发“尸体”砌入墙中等,并在万家父子欲杀死戚芳夺取剑谱时出手相救,打败二人并且砌入墙中,然而后却被戚芳救出。戚芳遭万圭所杀,死时托付狄云照顾其女“空心菜”。葬丁典与凌霜华后在凌棺盖背面发现“连城剑诀”,并公布剑诀于江陵城。尾随言达平至城外天宁寺得知“连城诀”宝藏秘密,并目睹了众人为争夺宝物中毒丧生。狄云最终带着“空心菜”回到了藏边的雪谷,与在那里等待他的水笙再次相会。

作为《连城诀》的女主角,她虽然是武侠世界的人物,可是看起来,却更像一个寻常人。

然而更多的读者却把这部小说作为一部描写贪欲的故事。这部小说也确实是部揭示贪欲的小说。读这样的小说,每一个读者都会感到凄惨,感到战栗,感到人性被扭曲后的毛骨悚然。我始终觉得这部小说是金庸揭示人生真面目的大作。写这部小说他的心情是沉重的,读者读来也是沉重的。这部小说向我们展示了人性中的贪欲是怎样把原本美好的人性严重扭曲的悲剧。为了抢夺“大宝藏”,武林中的各色英雄一个个都变成了嗜血的狼,他们心怀鬼胎,六亲不认,彼此陷害,阴险毒辣,人性丧尽,骇人听闻,整个江湖宛如人间地狱。

原型

我们可以把这部小说作为一部被冤枉的故事来读,后又被血刀老祖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根据《连城诀》后记,狄云的故事背景借用了金庸以前的一位叫和生的家仆,并在和生的真实事迹中发展虚构而成。

以上内容来自维基百科

她的名字是寻常的。跟周芷若、木婉清、王语嫣这种古典温婉的名字相比,“戚芳”的辨识度,仅仅也就是比马春花强一点而已。

小说的第九章,有一段狄云目睹了言达平和万震山争斗后的心理描写:

1人物经历

她的武功是寻常的。甚至,在全书中,只有开头和师兄狄云练“躺尸剑法”的时候,才显露出了她江湖女子的身份。余下的时间,她似乎只是个寻常女子而已。

现下想来,那可全然不同了。以他此刻的武功,自是清清楚楚的看了出来:万震山和言达平两人所使的剑术之中,有许多是全然无用的花招,而万震山教给弟子的剑法,戚长发教给他和戚芳的剑法,其中无用的花招更多。不用说,师祖梅念笙早瞧出三个徒儿心术不正,在传授之时故意引他们走上了剑术的歪路,而万震山和戚长发在教徒儿之时,或有意或无意的,引他们在歪路上走得更远。
临敌之时使一招不管用的剑法,不只是“无用”而已,那是虚耗了机会,让敌人抢到上风,便是将性命交在敌人手里。为什么师祖、师父、师伯都这么狠毒?都这么的阴险?
“他们会和自己的儿子、女儿有仇么?故意要坑害自己的徒弟么?那决计不会。必定另外有更重大的原因,一定有要紧之极的图谋。难道是为了那本‘连城剑谱’?”
“应该是的吧?万师伯和言师伯为了这剑谱,可以杀死自己的师父,现在又在拚命想杀死对方。”

乡下人进城

湘西农家子弟狄云,自幼随师父铁锁横江戚长发和师妹戚芳习武务农。 合并

我们可以把这部小说作为一部被冤枉的故事来读,后又被血刀老祖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一天戚长发多年未见的师兄万震山派弟子来请戚长发去作客。三人到了万家。先是逢大盗吕通前来寻仇,狄云拼着受伤打退了吕通,却反而见疑于万家。先是万震山的八个弟子深夜寻衅,打了他一通。第二天他气不过他们的奚落嘲笑,用从一个老乞丐处学来的几招剑法回敬了其中几人。万震山疑心戚长发已学得师门不传之秘连城剑法又教给狄云,遂将戚长发诱入房中击杀,却又伪造现场反诬戚长发击伤了他而逃走,而已意犹未尽,复又设下圈套将见义勇为前往捉贼的狄云裁赃诬为强奸偷盗犯,打入死牢。

她的相貌是美的,但是比起黄蓉的绝世容光、小龙女的冰肌玉骨、赵敏的明艳不可方物,这美只是寻常而已。

狄云的师傅戚长发和言达平、万震山把自己的徒弟故意引向歧途自然是贪欲在作怪,而他师傅的师傅梅念笙这样做是发现了徒弟的贪欲后为制止这种贪欲而采取的应对措施。可是贪欲已经把梅念笙的三个徒弟身上的本性都毁灭了,此时他们都变成了狼,他最后也是被这三个变成狼的徒弟给吃掉的。一个要拼命制止贪欲的人最后还是被贪欲毁灭了。这是怎样的人间悲剧啊。

狱中奇遇

我们可以把这部小说作为一部被冤枉的故事来读,后又被血刀老祖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狄云悲愤伤心交加,在狱中自暴自弃。同室的丁典又以为他是奸细,对他拳脚相加。

我们可以把这部小说作为一部被冤枉的故事来读,后又被血刀老祖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万震山的儿子万圭假作好人,让戚芳以为他出钱出力想让狄云尽早出狱,其实却是买通官府将狄云轻罪重办。戚芳信以为真,因而认定狄云确有其罪,虽然感情仍在,但对狄云也感到伤心和失望,终于嫁给了万圭。

狄云在监狱待了三年多,听闻得知师妹嫁给万圭,对人生绝望下自杀。万念俱灰,上吊自尽时,丁典也明白了狄云并非奸细,利用“神照经”救活了他,并告诉他自己名叫丁典,因为从戚长发、万震山的师父手上得到了一部连城剑诀,为众多武林人物所追逐,流落江湖,认识了一个叫做凌退思的知府的女儿凌霜华,两人一见倾心。
知府却以女儿为要胁逼他交出连城诀,不久后又将他打入大牢、这几年他已练成了绝顶内功神照功。狄云第一次听说了自己师父是个阴险毒辣、城府极深的人,听说他和自己的两个师伯竟联手杀了师祖,但也只是将信将疑
。丁典逐渐向他解释了狄云为何入狱,也让狄云明白世界险恶,本想传授“神照经”给他,但狄云因为绝望而不肯学。后来狄云为了保护丁典而逐渐学习了“神照经”。

丁典心中放不下凌霜华,与狄云一起越狱。不料霜华已死,其父凌退思知府在女儿的棺木上涂了“金波旬花”剧毒,丁典抚棺痛哭的时候,中了这无可救药之毒。丁典死前托付狄云希望和霜华同葬,并告知部分“连城诀”。

狄云携丁典尸体逃至万震山家柴房并为戚芳所救、抛至一小船。

金庸是这么写她的出场亮相的:

丁典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因为他知道连城诀的秘密,在凌退思的眼中就有了巨大的利用价值,这位知府大人为了让丁典说出这个秘密,就实施了美人计,把自己的女儿作为钓饵引丁典上钩,在计策失败后,就捏造了个莫须有的罪名把丁典关进了大牢,意欲压垮他的意志,最后这位知府又惨无人道地用活埋女儿的计策来引丁典就范。这是怎样的人间悲剧。

雪谷

狄云为躲避血刀僧宝象拔去头发、胡须,但在破庙险被宝象吃下肚。幸好宝象喝了咬过丁典带毒尸体的老鼠汤死亡而免。狄云火化了丁典的尸体并换上了宝象的袈裟得到《血刀经》,却被铃剑双侠误认为是作恶多端的血刀僧
。被血刀老祖所救,并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

我们可以把这部小说作为一部被冤枉的故事来读,后又被血刀老祖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血刀老祖欲淫美貌的水笙将其掠走,引动”落花流水”四侠和群豪追杀,狄云深卷其中。血刀老祖携狄云和水笙逃入雪山谷,遇雪崩,和”落花流水”四侠一起被封入雪谷中。”落花流水”中之花铁干误杀好友刘乘风,精神恍惚。血刀老祖诡谲狠辣,在险恶的雪下大战中杀了陆天抒,又砍断水笙之父水岱双腿,花铁干神经崩溃,投降了血刀老祖,心态扭曲,由一代大侠沦为卑鄙小人。水岱求狄云杀死自己。愤懑之中被迫打通任督二脉,从而内功举世无双,踹死精疲力竭的血刀老祖。狄云无意间踢死血刀老祖。

因为雪谷被封,狄云与水笙便只能在雪谷之中等待开春。狄云与水笙逐渐在雪谷生活,狄云利用自己的内功每日打鸟雀为两人食物,花铁干因为内力没有狄云深厚缺少食物下吃掉了陆天抒、刘乘风的尸体。狄云本来想杀掉他但却银本性善良下不了手,后来也将自己打到的食物分给了他。

水笙拆了自己的衣线,串起一根根鸟雀羽毛编织而成,而姑娘还不知道自己把女儿家的情意编织进去了。狄云虽然没穿那件羽衣,并还叫人伤心地踩了几脚,但那羽衣已存进了心里。

后来这些日子之中,狄云已将一本血刀经的内功和刀法尽数练全 。

图片 1

在人性扭曲方面,最典型的莫过于华铁干了。花铁干是“落花流水”里的第二号人物,原本是一个正派的大侠,他为了救水岱女儿的性命一路追杀血刀僧而来,但是在自己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他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却上演了卑鄙无耻的一幕,从一个大侠变成了一个无耻小人。在他变成小人之后,人的本性彻底丧失,他开始干起丧尽天良的勾当,他为了保全生命竟吃自己结义兄弟的尸体,逃出之后,为了保全自己原本的高大形象,他又卑鄙地诬陷自己的结义兄弟的女儿。

复仇之路

我们可以把这部小说作为一部被冤枉的故事来读,后又被血刀老祖认为狄云是宝象的弟子。待冰雪初融之时,狄云被花铁干指为恶人,称狄“杀害”了陆、刘、水三人,并与水笙有染
。待花铁干、水笙等人走后,狄云把血刀经中刀法与内功练得融会贯通并回到湘西戚长发处欲寻找师父、并杀死万圭报当年之仇。

狄云寻到了二师伯言达平。原来他就是那个心机阴深的老乞丐。他圈起三师弟戚长发的屋子掘寻连城诀,因此引来万震山,万圭与言达平争斗。言达平用毒蝎毒伤万圭,并且用解药要挟万震山,许下挖到连城诀,宝物归言达平的誓言!在言达平给万圭治疗伤势后,万震山乘机攻击言达平,最后被狄云所救!狄云从言达平那解开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并且了解到万圭的解药须连敷十次,因而从其手中取来解药
,乔装郎中,以治万圭毒伤为由,入万府见到了戚芳,并将在山洞中取来的《唐诗选辑》留给戚芳,暗示自己是狄云。那本《唐诗选辑》是他们相恋时,戚芳用来夹鞋样的。当年戚芳无意取来,弄得万震山和戚长发争来斗去

狄云复仇,将万震山,万圭封入夹墙,但戚芳心软,打开夹墙放了丈夫万圭,却被万圭所杀。狄云痛苦万分委托一户农家照顾戚芳的女儿空心菜,自己独自去寻万震山父子报仇!

为完成恩兄丁典的痴情之托,狄云掘开凌霜华的墓穴准备将丁典的骨灰和其同葬,发现凌霜华系被其父凌退思活埋!在她的棺木上,留有她死前用指甲抓上的《连城诀》秘籍!为了引出万震山父子,狄云将江湖上人人眼红的连城诀写在了江陵城墙上,一时间引来江湖上各方豪杰齐聚江陵。

连城诀被人破译,宝藏就在江陵城南的一座寺庙内,万震山、言达平、戚长发等人最后随宝藏一起,葬身破庙之中。狄云目睹众人为宝疯狂,抱着师妹的女儿“空心菜”悄然离开。他他不愿再在江湖上厮混,他要找一个人迹不到的荒僻之地,将空心菜养大成人。他回到了藏边的雪谷。鹅毛般的大雪又开始飘下,来到了昔日的山洞前。

在山洞前狄云也发现了已在这里等候他许久的水笙。

那少女十七八岁年纪,圆圆的脸蛋,一双大眼黑溜溜的,这时累得额头见汗,左颊上一条汗水流了下来,直流到颈中。她伸左手衣袖擦了擦,脸上红得象屋檐下挂着的一串串红辣椒。

这部小说有两个故事,一个是被冤枉的故事,一个是贪欲的故事,在作品中这两个故事是交织在一起的,读者对贪欲的故事印象深刻,于是认为作品的主题是写贪欲之祸的,自然不错。但是从这部小说的写作初衷和小说对主人公的选择来看,金庸似乎是更要突出人性本善这个主题。这个主题和贪欲的主题是对比中凸显的,更加发人深思。这是金庸对人性的一个美好的愿望。因为小说的主人公狄云是一个人性自始至终保持善良本性的角色,他和小说中的丁典、戚芳才是作者心中对于人类的希望,因为他们没有被这个可怕的人世间扭曲掉,是保持人类善良本性的人。

2人物关系

师祖:梅念笙

师父:戚长发(曾是血刀老祖、丁典)

师伯:万震山、言达平

师妹:戚芳

恋人:以前是戚芳,后来是水笙

养女:空心菜

戚芳是璞玉。她的美也是青春、健康、明亮的,但这种美,明显是在俗世的范围内。

小说的主人公是被冤枉的狄云,他粗手大脚,是湘西乡下常见的庄稼少年,他有个外号叫“空心菜”。空心菜这个意象不是随便出现的,这是金庸的审美情趣的表现。小说中有一章专门叫空心菜,对空心菜作品中也是主要指狄云的善良本性的。

3人物原型

根据《连城诀》后记,狄云的故事背景借用了金庸以前的一位叫和生的家仆,并在和生的真实事迹中发展虚构而成

本来,这并没有什么不妥。因为在她的眼中,她本来就是一个寻常人:

因为“空心菜”是他的外号,世上只有他和戚芳两人知道,连师父也不知。戚芳说他没脑筋,老实得一点心思也没有,除了练武之外,什么事情也不想,什么事情也不懂,说他的心就象空心菜一般,是空的。

4武功绝学

神照经:湘中武林名宿,人称“铁骨墨萼”的梅念笙所有,一说是“神照经”的内功有起死回生之效;又说神照经内功是天下第一精纯的内功。丁典学成之后传授给了狄云

血刀经:为西藏血刀门掌门人血刀老祖修习,此功邪恶之极且功力巨大,血刀老祖凭借此功横行中原武林,几乎没有对手。后来,“血刀经”意外被狄云获得

躺尸剑法:“铁索横江”戚长发精研的一种剑术,他为了掩人耳目,把《唐诗剑法》蓄意讹传为“躺尸剑法”,其中的种种招数名称也改成谐音字或同声异形字,他曾把该剑术传给小说的狄云

父亲是大字不识的农夫,家里有长着空心菜的菜园子,师兄是踏踏实实的乡下青年,或许以后还会成为她的夫君。

也就是说狄云是个心眼不多,不知道世间险恶,无防人之心的善良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与世无争、善良的有点可爱的少年却是金庸笔下受迫害最深、经历最悲惨的男主角。就是这个善良的人发现、见证了作品中贪欲的故事。

5人物评价

吴樾:狄云有情有义,敢爱敢恨,具有很鲜明的性格。经历了多种磨难之后,站到了最顶端,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物

缪海荣:“狄云在遍尝世间辛酸之后,逐渐由一个土头土脑、憨直朴拙的傻小子变成一个有独立人格意识的人,他的确不是大侠,但他是一个懂得善恶的真英雄。”

这样的生活,虽然平淡了些,但是不乏安稳和圆满。

狄云第一次被冤枉是因为他在与万家弟子争斗时被一个乞丐陷害的。这个乞丐就是他师傅戚长发的师哥言达平,言达平之所以陷害他,目的非常险恶,就是要让万震山和戚长发火拼,他好坐收渔人之利。其实言达平的计谋并不高明,可是因为狄云毫无心机,不知人世险恶,不仅轻易上当,还对言达平感激不尽。可以看出空心菜的性格让狄云一步步落入别人设下的圈套之中。也是因为他空心菜的性格,后来他又轻易落入万圭师兄弟设下的圈套之中。只因为他的师妹戚芳有些姿色,万圭看上戚芳,就设好了一个更不高明的圈套:诬陷狄云强奸万家小妾桃红,以此来离间戚芳与狄云的感情,并达到娶戚芳的罪恶目的。对于这个圈套,戚芳却深信不疑,还因此对狄云怀恨在心,反对万圭感恩戴德,并嫁给了他。我们看出,其实戚芳和狄云一样也是有着空心菜的性格。狄云被冤枉送入大牢,还被穿了琵琶骨,这一段遭遇可谓惨不忍睹。

6影视形象

年份

饰演者

配音

出自影视版本

1980 吴元俊 香港邵氏电影《连城诀》
1989 郭晋安 孙燕超 香港无线电视剧《连城诀》
2004 吴樾 内地电视剧《连城诀》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可是这样的美好,只存在了一忽儿。

空心菜的性格是狄云被冤枉的原因,也是戚芳冤枉狄云的原因。空心菜的性格在贪欲面前被打得落花流水。

书中描述

戚长发招招手。道:“阿芳,阿芳,过来见过卜师哥,这是我的光杆儿徒弟狄云,这是我的光杆儿女儿阿芳。嘿,乡下姑娘,便这么不大方,都是自己一家人,怕什么丑了?”

戚芳躲在狄云背后,也不见礼。只点头笑了笑。狄云道:“卜师兄,你练的剑法跟我们的都是一路,是吗?不然怎么一见便认出了师妹剑招。”

狄云到前村去打了三斤白酒。戚芳杀了一只肥鸡,摘了园中的大白菜和空心菜,满满煮了一大盘,另有一大碗红辣椒浸在盐水之中。四人团团一桌,坐着吃饭。

半个月之后。戚长发带同徒儿狄云、女儿戚芳,来到了荆州。三人准穿了新衣,初来大城,土头土脑,都有点儿心虚胆怯,手足无措。打听“五云手”万震山的住处。途人说道:“万老英雄的家还用问?那边最大的屋子便是了。”

狄云和戚芳一走到万家大宅之前,瞧见那高墙朱门、挂灯结彩的气派,心中部是暗自嘀咕。戚芳紧紧拉住了父亲的衣袖。戚长发正待向门公询问,忽见卜垣从门里出来,心中一喜,叫道:“卜贤侄,我来啦。”

戚长发等三人走进大门,鼓乐手吹起迎宾的乐曲。唢呐突响,狄云吃了一惊。

忽然间人丛中窜出一个粗眉大眼的少年,悄没声的欺近身去,双臂一翻,已勾住吕通的两条手臂,大声叫道:“你弄脏了我师父的新衣服,快快赔来!”正是戚长发的弟子狄云。

吕通双臂一震,要将这少年震开,不料手臂给狄云死命勾住了,无法挣脱。吕通这铁臂功须得横扫直击,方能发挥威力,冷不防被他勾住了,臂上劲力使不出来。他大怒之下,右膝一举,撞在狄云的小腹之上,喝道:“快放手!”狄云吃痛,臂力一松。吕通一招“风云乍起”,挣脱了他双臂,呼的一拳击出,正是“六合拳”中的一招,“乌龙探海”。

狄云急窜让开,叫道:“我不跟你打架。我师父这件新袍子,花了三两银子缝的,咱们卖了大牯牛大黄,才缝了三套衣服,今儿第一次上身……”吕通怒道:“楞小子,胡说八道甚么?”狄云冲上三步,叫道:“你快赔来!”他是农家子弟,最是爱惜物力,眼见师父卖去心爱的太牯牛缝了三套新衣,第一次穿出来便让人给槽蹋了,教他如何不深感痛惜?他也不理吕通跟万震山之间有什么江湖过节,师父这件袍子总之是非赔不可。

狄云道:“要他赔,他要是走了,你又不认帐,那便糟了,”说着又去扭吕通的衣襟。吕通一闪,砰的一拳,击在狄云胸口,只打得他身子连晃,险些摔倒。万震山喝道:“狄贤侄退下!”

狄云红了双眼,喝道:“你不赔衣服还打人,不讲理么?”

吕通笑道:“我打你这浑小子便怎样?”狄云道:“我也打你!”

两人这一搭上手,霎时之间拆了十余招,狄云自幼跟着戚长发练武,与师妹过招比剑,从没一天间断。吕通虽是晋中大盗,黑道中的成名人物,一时之间却也打他不倒,几次要使铁臂功。都被他乖巧避开,在他肩头打中了两拳,狄云肉厚骨壮,也没受伤。

再拆数招,吕通焦躁起来,突然间拳法一变,自“六合拳”变为“赤尻连拳”。这套拳法亦是“六合拳”中一路,只是杂以猴拳,讲究搂、打、腾、封、踢、潭、扫、挂,又加上“猫窜、狗闪、兔滚、鹰翻、松子灵、细胸巧、鹞子翻身、跺子脚”八式,式中套式,变幻多端。狄云没见过这路拳法,心中一慌,左腿上连接给他踹了两脚。

狄云叫道:“打不过也要打。”砰的一响,胸口又被吕通打了一拳。

戚芳在旁瞧着,一直为师哥担心,这时忍不住也叫:“师哥,不用打了,让万师伯打发他。”但狄云双臂直上直下,不顾性命的前冲,不住吆喝:“我不怕你,我不怕你。”砰的一声,鼻子又中了一拳,登时鲜血淋漓。

众人都正全神贯注的瞧着吕通与狄云打斗,谁也没去理会,那乞丐呻吟叫唤:“啊唷,饿死了,饿死了。”突然左足踏在地下的粪便之中,脚下一滑,俯身摔将下来,大叫一声:

吕通膝间一软,左足跪倒,同时全身酸麻,似乎突然虚脱。狄云双拳齐出,砰砰两声,将吕通庞大的身子打得飞了起来,拍的一响,臭水四溅,正摔在他携来的粪便之中。

狄云兀自大叫:“赔我师父的袍子。”待要赶出,突觉左臂被人握住,动弹不得,侧头一看,正是师父。戚长发道:“你侥幸得胜,还追什么?”戚芳抽出手帕,给狄云擦去脸上鲜血。狄云一低头,只见自己新衫的衣襟上点点滴滴的都是鲜血,不禁大急,道:“糟糕,糟糕!我……我这件新衣也弄脏了。”

只见那老乞丐蹒跚着走出大门,喃喃自语:“饭没讨着,反赔了一只饭碗。”狄云知道适才取胜,全靠这乞丐碰巧一跌,从怀里掏出二十枚大钱,那是师父给他来城里零花的,追出去塞在他的手里。那老乞丐连声道:“多谢,多谢。”

………

错只错在,她是《连城诀》的女主角。

狄云第二次被冤枉是他被投入监狱后,同在狱中的丁典误认为他是欲逼问他连城诀下落的凌退思派来的奸细,于是对他拳脚相加,欲致于死地。可是最终由于丁典发现这个狄云毫无心机,是个空心菜,最终相信了他。又过两年,丁典向他透露了自己不幸的遭遇。就因为他从梅念笙手上得到了一部连城剑诀,便惹下塌天大祸。狄云第一次听说了自己师父是个阴险毒辣、城府极深的人,听说了他和自己的两个师伯竟联手杀了师祖的故事,但空心菜的性格让狄云将信将疑。只有他在狱中亲眼目睹了各色人等来到狱中逼问丁典连城诀下落的时候,他对人世的险恶才略知一二。发觉了人世间的险诈,空心菜的性格使他不是产生了报仇的欲念,而是万念俱灰,宁愿呆在狱中以保平安。

2、

在这个情节中,狄云的空心菜性格展示无疑,在与贪欲的斗争中,他又一次败下阵来。在丁典被设计中了金波旬花毒死亡之后,他不是选择为丁典报仇,而是执意去完成丁典要与心爱的人合葬的心愿。他的空心菜性格再一次让他没有在血腥的仇杀中得到改变。

在金庸小说里,《连城诀》是独特的。

狄云第三次被冤枉是狄云在穷困潦倒的情况下误穿了恶僧宝象的袍子,而宝象又是与无恶不作的血刀僧是一伙的。其实血刀僧这一情节与整个作品的情节是脱节的,因为血刀僧并没有卷入连城诀的情节中。痛恨血刀僧的水笙误认为狄云是与血刀僧同流合污的。见义勇为的水笙纵马踹断了他的一条腿。被逼无奈,他只得跟了血刀老祖躲进了大雪山。狄云被人误当淫僧追杀,幸蒙血刀老祖所救,并随掳了水笙的血刀老祖,一路逃往藏边雪山。被血刀老祖救了的狄云并没有感激他,而是想把这个作恶多端的好汉送上了西天。被水笙踹断了一条腿的狄云本来可以对水笙报仇的,可是他却处处用自己的生命保护着他的这个仇人。在雪谷中,大侠水岱断了双腿,怕受血刀僧的污辱,恳求狄云杀了自己。狄云心中慈悲,遂其所愿,又被众人指为杀人凶手。在这里,狄云的空心菜性格得到了又一次展示。

初读《连城诀》,往往会感到彻骨的寒凉。

小说后来写到狄云原想杀万氏父子报仇,但经不住戚芳哀求,反而违心地救了万圭。这是受了大难,终于看清人世间真面目的狄云好不容易产生的报仇心理;可是空心菜的性格却又一次阻碍了他的报仇欲望,让他对自己的仇人网开一面,而这种空心菜的性格也让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自己的心上人还是被他的仇人所杀。

这里有最纯粹的精神之爱,发生在丁典和凌霜华之间;

小说的结尾在艺术设计上很有讲究,狄云将连城剑谱的秘密刻写在江陵城墙上,意思是想引出万氏父子报仇,却因此而目睹了万震山、言达平及死里逃生的戚长发三人间的火并。狄云在看到师傅遇难的关键时节,又一次犯了空心菜的老毛病,在危急关头救了师父,师父却反而要杀他。等到凌知府、花铁干、汪啸风等入一拥而入抢夺宝藏并因此一个个毒发疯狂的时侯,狄云最终看穿了世事险恶。在将丁典和凌霜华合葬之后,狄云孤身回到大雪山,打算躲开这嗜血的世界,这是他那空心菜性格最好的选择。结果出乎他的意外,水笙正等在那儿,并说知道他一定会来的。就这样金庸为我们展示了人类本性的尴尬境遇。只有在雪山里,这空心菜才可以找到人生的终点。

有最朴素的男女主角:狄云和戚芳。

为了突出空心菜这个意象,金庸在小说中还塑造了另一个空心菜的形象,那就是狄云的心上人戚芳。戚芳与狄云同样生活在乡下,她像狄云一样具有空心菜的性格。万圭用奸计陷害狄云坐了五年大牢,她始终被蒙在鼓里,以为万圭一家是好人,她从没想到是万家设下圈套陷害自己的师兄,更没想到万震山对她父亲戚长发下了毒手。这是因为她空心菜的性格所导致的必然结果,她后来嫁给万圭也是出于对万家的感激之情。作为一个具有空心菜性格的女子,既然自己的师兄是个背信弃义的负心之人,那么选择具有侠义精神的万家作为幸福的终点,也是可以理解的。既然嫁给了万圭,她就真心地和他生活在一起,这是她做媳妇的本分。戚芳在嫁给万圭之后,就一直想做一个贤妻良母。丈夫中毒之后,她心神不宁,为救万圭,她尽心尽力。后来,万圭的师弟吴坎贪恋她的美色,以解药敲诈她,求一时之欢。戚芳毫不犹豫加以拒绝。当她在床底下无意中偷听了丈夫与公公的奸计,居然撇不下夫妻之情,还出手相救丈夫。这都是空心菜性格那种善良铸就的。后来他没有选择与狄云私奔,也是空心菜的性格在作怪。

同时,也有最不加遮掩的欲望,最肆无忌惮的罪行,最悲惨而无可救赎的命运。

在我们分析了空心菜这个意象之后,就可以有理由相信,金庸用一个被冤枉的故事来观照一个贪欲的故事是大有用意的。这就是他怀着悲天悯人的情感希望人世间多一些善良,少一些贪婪。

纯白骤然遇上漆黑,只能陷入无尽黑暗。作为主角的狄云和戚芳,在劫难逃。

单说戚芳。

她是爱狄云的。

这份爱情,不像郭靖黄蓉那么纯美,不像杨过小龙女那么惊心动魄,也不像张无忌赵敏那样百转千回。

图片 2

他们更像俗世的情人,有青春的吸引,有陪伴的温情,没有炽烈地燃烧,却也相信在彼此的眼中能找到想要的美好。

譬如,他们二人练剑,戚芳打不过狄云,就娇嗔起来:“算你厉害,成不成?把我砍死了罢!”

狄云怕打伤她,猛地收剑打到自己,她还要再讨个嘴上便宜。”

譬如,万震山的弟子联手欺辱狄云,狄云与他们相斗,损毁了衣衫、受了伤,被她瞧见了,是这般光景:戚芳哼了一声,见他衣衫破损甚多,心下痛惜,从怀中取出针线包,就在他身上缝补。她头发擦着狄云下巴,狄云只觉得痒痒的,鼻中闻到她少女的淡淡肌肤之香,不由得心神荡漾,低声道:“师妹!”戚芳道:“空心菜,别说话!别让人冤枉你作贼。”

爱过的人,对这种感觉都会心照不宣。

可是,当真相慢慢揭开,戚芳的寻常幸福,也就都被雨打风吹去了。

她的父亲是恶人,丈夫是恶人,公公是恶人。

而唯一爱他的师兄,却被诬陷强奸女子、偷盗财物,下了狱,从此陌路。

3、

《连城诀》是用狄云的视角来说故事的。

狄云是个老实得近于木讷的人。所以,读者已经看出来的事,狄云往往不知道,戚芳更不知道。

第一次读《连城诀》,看到狄云无辜被冤,被砍掉手指,被穿琵琶骨,心中十分压抑、万分不平。

更不平的,是戚芳不信他。初时,她来看望他,梨花带雨,对狄云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神情。

后来再来,感觉慢慢变了。再后来,她就不来了。

她成了万圭的妻子。

图片 3

而读者都知道,万圭,就是因为觊觎戚芳的美色,处心积虑陷害狄云的人啊。

所以,一开始,总觉得戚芳是有疵的。她对狄云,没有那种无条件的信任。

同样的故事,也曾发生在岳灵珊和令狐冲之间。岳灵珊越过令狐冲,爱上了林平之,这本不算什么,男欢女爱,原是你情我愿的事。

可是她后来冤枉令狐冲偷了林家的《辟邪剑谱》,才是真正让人为令狐冲觉得不值的。

所以读者——包括我,对于戚芳,自然也会看低几分。

但是,后来再想想,戚芳虽然没有犀利的对人性的洞察力,可是旁的事,也不能算太错。

父亲失踪,心上人被指为奸邪之徒,绝望无助之时,恰有人“雪中送炭”,嘘寒问暖,难免不动心一二。

图片 4

成了亲,丈夫和婆家人对自己以礼相待,又有了女儿,日子也就这么安稳地过了下去。对于一个已经无家可归的女子而言,这看起来像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但是,狄云知道这团圆是假的,读者知道这温情是假的,只有戚芳不知道。

世间一切,早是镜花水月,她所住的,竟非人间。待得她知道时,心中是何感想呢?

戚芳又是感激,又是伤心,又是委曲,又是怜惜,心中只是说:“师哥,是我冤枉了你,我原该知道你对我一片真心,这可真苦了你,可真苦了你!”

在伤心和凄凉之中,忽然感到了一阵苦涩的甜蜜。虽然嫁了万圭,但她内心中深深爱着的,始终只是个狄师哥,尽管他临危变心,尽管他无耻卑鄙,尽管他有千般的不是、万般的薄幸,但只有他,仍旧是他,才是戚芳叹息和流泪之时所想念的人。

4、

戚芳与万圭的女儿,小名唤做“空心菜”。

作者早说过,“江南三湘一带民间迷信,穿着衣衫让人缝补或缀钮扣之时,若是说了话,就会给人冤赖偷东西。”

空心菜,是带着爱和嗔的昵称,是世界还未颠倒时,专属于他们的暗号。

令人唏嘘的是,在戚芳以为狄云是负心薄幸、卑鄙无耻之徒之后,却仍未忘怀于他。

虽在现实中断了干系,嫁作他人妇,却在心底最柔软之处,给他留下了一个位置。

其实,何止于此。当年狄云逃狱,意欲到万家报仇,与万圭缠斗之后,二人双双昏迷。

后来醒过来,发现自己是在一艘小船上,衣物盘缠齐备。他以为是无名好心人,其实,那是戚芳。

他在江湖颠倒行迹,生死茫茫,为他远祷平安的,也是戚芳。

二人重逢的场景,最是销魂。

图片 5

戚芳停了片刻,低声道:“这第三炷香,求老天爷保佑他平安,保佑他事事如意,保佑他早娶贤妻,早生贵子……”说到这里,声音不禁哽咽了,伸起衣袖,拭了拭眼泪。小女孩道:“妈妈,你又想起舅舅了。”戚芳道:“你说,求老天爷保佑空心菜舅舅平安……”……那小女孩道:“妈妈记挂空心菜舅舅,天菩萨保佑舅舅恭喜发财,买个大娃娃给我,他也是空心菜,我也是空心菜。妈妈,这个空心菜舅舅,到哪里去啦?他怎么也还不回来?”戚芳道:“空心菜舅舅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舅舅抛下你妈不理了,妈却天天记着他……”说到这里,抱起女儿,将脸藏在女儿脸前,快步回了进去。狄云走到香炉之旁,瞧着那三根闪闪发着微光的香头,不由得痴了。

戚芳和狄云都是寻常人,却不幸有了不寻常的命运。

乾坤有定,生死无常。在命运面前,无论是狄云的拼死挣扎,还是戚芳的看似随波逐流,最后都落了个意难平。

这时我们才发现,寻常人的悲剧,其实最能打动人。

5、

金庸写戚芳知道一切后“意难平”的心境,曾深深打动过我。

戚芳和狄云少年时在湖南老家,曾经无意中发现一个人迹罕至的山洞。二人曾多次在这方天地里流连。

戚芳想起来,她曾经在那个山洞里和狄云并坐着,剪蝴蝶花样。用来夹花样的那本书,是她随手拿的一本《唐诗选辑》。

这是最具有讽刺意义的地方:那不是寻常的书,而是一本藏有藏宝图、引得无数人疯癫的书。

为了它,万震山、戚长发、言达平能够暗算自己的师父,戚长发能够疑心并抛弃自己的女儿,万圭能够杀死自己的妻子。

那些被欲念纠缠的人,无缘获得此书;戚芳和狄云数次此书相接,却视之如寻常。

在戚芳的心中,这本书里面有岁月和记忆。我最记得的,是第十一回里面,万家父子原形毕露,死到临头,犹贪暴如野兽。戚芳看着他们,不尽鄙夷。一阵风从窗中刮了进来。吹得满地纸屑如蝴蝶般飞舞,纸屑是剑谱撕成的,一片片飞出窗外。忽然,一对彩色蝴蝶飞了起来,正是她当年剪的纸蝶,夹在诗集中的。两只纸蝶在房中蹁跹起舞,跟着从窗中飞了出去。戚芳心中一酸,想起了当日在石洞中与狄云欢乐相聚的情景。那时候的世界可有多么好,天地间没半点伤心的事。

然而,当日的戚芳既不知道岁月有多么静好,今日的戚芳,也无法再回去。

图片 6

人生,大抵如此。

6、

最后,戚芳知道了一切,而狄云炼成了神功。以武功言,万家父子绝非他的敌手。真相揭开,戚芳也断断不可能再与其继续下去。

误会已经解开,而情缘还在。读到这里,读者终于找到一丝光亮。也许他们跨过了沧海,就真的能风平浪静了吧。

然而终究事与愿违。狄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万震山父子砌入了墙中。而戚芳终究不忍,借口要取东西,到底去救了万圭。

图片 7

一念之仁,最终送了自己的性命。万圭将剑刺向了她,毁掉《连城诀》的最后一丝光亮。

莫怪戚芳无谓之仁,与虎谋皮,毕竟她的一生,本不应这样安排。

若照她的想象,她应该是一早就嫁了师兄,膝下有儿女承欢,用“空心菜”做他们的小名,不必有一丝寄托和心酸。

她学了武功,虽然低微寻常,好歹也是武功,没料到入了虎狼之地,却一直无还手之力,武功一次都未用过。

她第一次救了师兄,却一直被他怨恨变心;第二次救了丈夫,终于送了性命。

她本应该是寻常的世间儿女,却挡不住命运的捉弄。

在第一回里,万震山以连城剑法之名,派徒弟去引戚长发出来。扮作农人的戚长发,要卖了黄牛,做衣服,换盘缠。

戚芳不肯,因为这头黄牛是她从小养大的。她再三劝阻,无果。最后,她流着泪跟黄牛说:

“大黄,人家要宰你,你就用角撞他,自己逃回来,不!人家会追来的,你逃得远远的,逃到山里……”

黄牛逃不走,戚芳也是。她误入了黑暗森林,一生只有无可奈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