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娱乐

虽然身在横店拍摄《书剑恩仇录》的郑少秋没有与现在的家人团聚,女儿欣宜与父亲郑少秋爆发冷战

走出肥姐过世阴影 郑少秋吃饺子不忘剔牙 未知 2008-02-27 09:06:26来源:

父女陷入冷战 郑少秋三度说谎 欣宜怒摔电话 未知 2008-03-01 10:36:31来源:

《神医大道公》横店热拍 郑少秋不幸染“煤毒” azuo 2009-05-04 10:25:36来源:

肥肥走了,众人垂泪,自从沈殿霞过世后,郑少秋的冷淡响应饱受外界批评。未在香港露面,未通过任何渠道官方表态,秋官的心思似乎成了一个谜。2月21日,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虽然身在横店拍摄《书剑恩仇录》的郑少秋没有与现在的家人团聚,但拍摄现场还是充斥着浓浓的节日气氛。剧组特意在收工后为郑少秋准备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郑少秋大口品尝,狼吞虎咽心满意足,用膳后秋官还拿起镜子端详半天,大模大样地剔起牙来,活生生的皇上尊荣,心情貌似不错。

中新网2月29日电
肥肥去世后,女儿欣宜与父亲郑少秋爆发冷战。据新加坡《新明日报》报道,许多言论痛批郑少秋薄情寡意,而女儿欣宜更因为父亲三度对外说谎,而对父亲感到非常生气。

郑少秋

郑欣宜

由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厦门广播电视节目公司、台湾民视、北京世纪春天传媒有限公司联合投资拍摄的古装神话剧《神医大道公》眼下正在横店热拍。主演郑少秋在剧中饰演一位足智多谋、医术高明的宋代神医,前不久他因拍打戏伤到右脸,祸不单行,近日他又与郭冬临、廖家仪等演员在片场不幸染上煤毒。

据了解,郑少秋之所以会公开说谎,主要是因为不想自己被扣上薄情郎的罪名,但又怕现任妻子官晶华会生气,只好出此下策。但无论如何,这次肥肥去世,郑少秋薄情郎、负心汉的形象可能永远都难以改变了。

《神医大道公》剧组当日在明清宫太医院取景拍摄,郑少秋带伤上阵,他在脸上做足了手脚,镜头里没有丝毫破绽,秋官本以为可以安心拍戏,却没想一只黑手正在悄悄地逼进他。为了使场景生动,道具师用煤油生起炉灶熬药,屋内顿时烟熏火燎,摄像师眉目紧锁,灯光师拿毛巾蒙住脸,连导演也咳个不停。郑少秋、郭冬临、廖家仪等主演坚持拍摄,可第三场戏还未结束,众演员便捂着脸不约而同地跑到门外,导演哭笑不得,我还没喊停呢!
郑少秋一语惊人,我们中煤毒啦!劳动节演员也要罢工!由于长时间被煤烟所熏,郑少秋不仅脸上起红包,鼻孔里也全是黑灰。郑少秋嘿嘿一笑,猪流感可怕,煤毒更可怕,他可以不吃猪肉,但不能不拍戏。郭冬临看着师父郑少秋脸上的红包,很是心疼:郑大哥,你的脸要好好保养,因为你的脸不是你的脸,是全世界的脸。剧中饰演三红的廖家仪更是深受其害,因为她的皮肤比较敏感,脸上的红包比别人的多一点,廖家仪似乎并不在意,还在片场用手机播放郑少秋演唱的《摘下满天星》,秋官打趣道,这首歌帮他赚了很多钱,可现在的神医大道公没心情摘星星了。

秋官3大谎言

经过近一年的筹备和剧本创作,两岸电视人联手将《神医大道公》的故事搬上了荧屏,该剧以保生大帝吴夲的故事为题材创作,他为了救济苍生、造福万民,与同门师兄瘟君展开殊死斗争,连串的悬念、迭起的高潮、缠绵的爱情、精彩的对决、奇趣的智斗、波澜壮阔的冲击都将在剧中一一呈现。该剧制片人李亚炜表示,郑少秋在两岸三地享有很高的知名度,目前在华语演艺圈,可以演古装喜剧、扮相较正面,且有神格感觉的演员不多,秋官是其中之一。郑少秋则笑称,上世纪80年代观众爱上了楚留香,90年代观众迷上了乾隆爷,不知道21世纪观众是否也能被大道公魂牵梦绕。

谎言1:秋官说第一时间致电欣宜

真相:陈淑芬指责他一通电话都没打之后,他才拨电给欣宜。

肥肥死后,郑少秋最初对媒体说,他已经在第一时间打了电话慰问欣宜。

而实际上,肥肥自病危、过世、一直到现在,郑少秋据说都不闻不问。肥肥生前好友陈淑芬在肥肥去世后隔天便踢爆了这个说法,表示郑少秋根本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过,让她感到相当不满。

陈淑芬的这番话见报后,传到郑少秋的耳里,郑少秋据说才打电话到香港给欣宜。

而郑少秋打了这通电话后,便立即通过助手对媒体作出澄清,指自己对前妻的死感到难过,也关心女儿的情绪、并指自己确实有拨电话慰问女儿。

谎言2:指自己在等欣宜的电话,才知道应该几时去温哥华参加葬礼。

真相:欣宜并不知道,父亲在等她的通知。

随后,身在上海拍摄《书剑恩仇录》的郑少秋公开对媒体表示,他已做好准备,也向剧组请了4天假,准备出席肥肥在温哥华的葬礼,一切只等女儿欣宜的通知。

但实际上,秋官根本没有与女儿做好这方面的安排,据说,他那几天也很害怕接到陈淑芬的电话。换言之,无论是欣宜或协助办理肥肥身后事的亲戚朋友,没人知道郑少秋在等待他们的电话通知。

谎言3:女儿叫他不要出席葬礼。

真相:根本没机会叫他不要去。

郑少秋通过助手告诉媒体,欣宜叫他不要去出席温哥华的葬礼,所以,他只会出席3月2日在香港举行的追思会。

郑少秋当时还说,欣宜是因为怕他坐长途飞机太过劳累,而且担心他被亲友们排斥,所以不要他去温哥华。

这种说法再次令欣宜和陈淑芬感到气愤,她们表示,根本没有机会叫秋官不要去。

据欣宜透露,她原本很希望父亲能够去参加母亲的丧礼,但郑少秋对于她的请求不是拖、就是推,只说再看看啦,气到她摔电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