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明星频道

因为最爱吃嫦娥做的月饼的人其实是玉兔,轿夫也登记赏酒

有个道士被鬼迷住了,竟然用污泥涂了自己一身一脸。他痛苦难熬,连呼救命。一人急忙赶来,啐了他一脸,把鬼赶跑了。道士神智清醒后,十分感激,便说:“承蒙救命大恩,现有我珍藏的驱鬼符一道,奉献于你,以表谢忱。”
天帝赏酒各方神仙都来朝拜天帝。天帝传令说:“赏他们酒喝。”管酒大臣便拿记事簿登记众神仙的姓名,准备分配美酒,但写了3000年也没登记完。
天帝询问情况,管酒大臣说:“众神仙都带着轿夫。”
天帝说:“轿夫也登记赏酒。”
可是过了7000年,还是没登记完。天帝再次询问情况,管酒大臣报告说:“轿夫又都带着自己的轿夫。”
天帝沉默好久,长叹一声,结果没有赏成酒。 娱乐笑话

《龚定安全集》:群神朝于天。帝曰:“觞之!”帝之司觞,执简记而簿之,三千秋而簿不成。帝问焉。曰:“皆有舁之与者。”帝曰:“舁者亦簿之。”七千秋而簿不成。帝又问焉。乃反于帝曰:“舁之与者,又皆有其舁之者!”帝默然而息,不果觞。

图片 1

天上各方神仙都来朝拜天帝。

自打那盘古开天辟地,三界自混沌中诞生以来,天界就不同于其它二界的喧闹繁忙,而是平静如水的守卫着三界的秩序与安定。到了近些年,人间香火渐渐衰落,倒也无伤大雅,众神们也乐得清闲。

天帝命令说:“赐给他们酒喝!”

天道运转,四季轮回,眼看着秋风将起,虽然三足金乌还是没有半点疲惫之色,但炙热的阳光也已经快达到极限,月光也快到了最亮的时候,因为二者阴阳共济,相辅相成。这也就是说,人间的中秋节快到了。

天帝司觞的大臣,便拿了简记去登记每个神仙的姓名,但是登记了三千年也没登记完。

广寒宫内,嫦娥正在制作月饼,以用于几日后的中秋节,神仙们大多独居,虽然没有仆人帮嫦娥处理这些繁杂事物,但是神仙毕竟是神仙,心念一动,各种工具就自己操作了起来。然而她此时却发现最重要的材料月桂花不见了,只好打发玉兔去帮她釆一些回来。

天帝问是什么缘故。司觞大臣报告说:“各位神仙都带着抬轿的轿夫。”

玉兔揉着没睡醒的眼睛,嘟嘟囔囔的提着个篮子出门了,没办法,因为最爱吃嫦娥做的月饼的人其实是玉兔。

天帝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没有赐成酒。

“停一下,呆子,嫦娥姐姐叫我来釆桂花。”玉兔漂浮在空中对着那棵遮天蔽日的桂花树脚下渺小的吴刚说。

后人用这则寓言讽喻了清廷官僚机构的极度臃肿重叠。连杯酒都赐不成,可知,办件正事将是难上加难了。如此腐败政体,不“更法”、“改图”如何得了?作者对清朝末年“衰世”的批判和揭露,是极其辛辣和尖刻的。

“原来是仙子要,那你釆吧,兔子。”吴刚憨笑着放下斧子,挠了挠头说道。

“说了多少次我不是兔子,是玉兔,兔子和玉兔能比吗?”玉兔勃然大怒。

“知道了,兔子。”吴刚傻笑道。

“…”玉兔懒得去理这个仿佛是砍树砍傻了的伐木工,开始采集桂花起来。

玉兔经常来月桂旁那栋木屋找吴刚玩。说是木屋,其实跟宫殿也没差,结合了古今中外各种风格的建筑杂和在一起,因为吴刚闲的没事,反正那月桂砍不完,就琢磨着砍下来搭了房子。

由于这月桂质地优良,是搭建房子,炼制法器的上好材料,于是许多仙家慕名而来用各种东西和吴刚交换,让他发了一笔大财,然而天帝有令,吴刚不得出月亮一步,于是只好让玉兔去帮他交换,从此他们便成了一对好搭档。

“兔子,你说当神仙有什么用呢?长生不老又有什么好?就为了让我永远地砍树?”吴刚忧郁地问道。

“我觉得这样蛮好的啊,反正月桂可以换来人间那些新奇的玩意,比如我们现在有几千年玩不完的电子游戏了,有什么不好?”兔子已经采完桂花,掏出个PSP躺在椅子上玩了起来,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吴刚无奈地看了看兔子,恨铁不成钢似的掏出个kindle开始看起书来,不愿再和目光短浅的兔子多费口舌。

话说这月亮上也没个白天黑夜,兔子这玩心一起不要紧,却急坏了正在熬制汤药的嫦娥,火候快到了,这兔子却还没把月桂带回来。她架起一朵云彩,直奔吴刚的房子而去,因为兔子也没有其它去处。

“哎呦,疼,姐姐快放开我…”月兔正在专注地打游戏,突然被嫦娥拎住了耳朵,不得不求饶道。

“你又在打游戏,连我交给你的任务都忘了?你干脆搬到吴刚这来住好了。”嫦娥生气地教训兔子道。

“是吴刚硬拉着我和他一起通关的,不怪我啊,姐姐。”玉兔指着吴刚道。

“少骗人了,你是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还想污蔑人家吴刚?”嫦娥拎的更紧了,狠狠的教训兔子道。

“嫦娥仙子饶过它吧,毕竟它只是只兔子。”吴刚老脸一红,开始替玉兔辩解起来。

“你才是兔子,你全家都是兔子…”玉兔勃然大怒,挣扎着打算去踹那个没记性的家伙一脚。

“打扰了,中秋节将到,到时候来我的广寒宫吃月饼吧,我先走了,还得赶着熬制药水。”嫦娥抱歉道,使了个定身法定住了不安分的玉兔,和吴刚打了个招呼后就匆匆赶了回去,只剩下吴刚呆呆的看着那美丽的背影渐渐远去。

中秋节转眼便至,无论是人间还是天界都充满了欢快的气息,因为天庭工作太过乏味,所以举办各种节日活动也成了神仙们的一大乐趣。嫦娥作为天庭舞女团的团长,理所当然的被请了去表演歌舞,只剩下玉兔又偷跑到吴刚家玩起游戏来。

傍晚时分,月桂的花朵开始凋落,化成一缕缕银光融入月光中,散落入人间。吴刚虽然看了无数遍这样的场景,但还是觉得惊艳,他跑进房子,打算叫玉兔也出来看看。

“吴刚!走吧,去我广寒宫那。”吴刚突然听到身后嫦娥的声音传来,连忙回过身去,只见嫦娥一袭洁白无暇的长裙,驾着彩云在空中向他挥手。

广寒宫内,吴刚正看着玉兔在不停的往自己嘴巴里塞月饼,玉兔的肚子早已撑满,却压根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吴刚很好奇那几十个月饼都装到哪里去了。

“听说越来越多的地仙向玉帝请旨要回天界了,因为人间越来越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了,哎,说不定哪天我们这些神仙就被完全遗忘了。”嫦娥忧心忡忡的向吴刚说道。

“…忘了就忘了呗,乐得清闲,不像仙子还得准备这准备那,你看我多好,哈哈。”吴刚愣了愣,潇洒的回应道。

嫦娥笑了笑,又拿出酿好的桂花酒和吴刚对饮起来,然而神仙喝多少酒也不会醉,哪怕是这嫦娥千年一酿的桂花酒。

吴刚当年犯下天条,被罚永生永世砍伐月桂,一腔怨气难平,差点又犯下大错,是嫦娥一直给他开导,让他度过了那段最难熬的时期,就连贩卖月桂木也是嫦娥给他找的关系。

然而如今面对着对面的这个女人的眼睛,吴刚却有一种想法被完全看穿了的感觉,也许是月亮上太过冷清,也许是神仙真的没有了三情六欲,吴刚对于嫦娥反而是一种纯净的尊敬感和倾诉感。

两位仙家每到中秋必定坐而论道,到如今已不知是多少个年头了,只是人间一变再变,各种便利的物品也被神仙们带入了仙境。这导致神仙们也越来越相互隔绝。

夜色渐渐浓郁,然而月光也更为明亮,二十八星宿也变得格外分明,从广寒宫的观景台望去,更是美不胜收。然而夜色已深,虽然神仙不用睡觉,出于礼节,吴刚还是告别了嫦娥和玉兔,又驾起彩云,回自己的木屋去了。

次日,吴刚正打算去广寒宫拜访嫦娥,还未出门,就看见玉兔急匆匆地赶了过来,神情焦急。吴刚连忙迎了上去询问,才知道嫦娥早朝时不知说了什么忌讳的言论,玉帝勃然大怒,将她已经打入了天牢。

吴刚听了玉兔这一番说辞,也是急得要命,然而他也是戴罪之身,没办法赶往天庭,这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办法,更何况惹怒的是玉帝。但是吴刚还是安慰了下玉兔,开始想起法子来。

吴刚叹了口气,眼前是一堆酒瓶和烟头。已经三天过去了,吴刚也打听到原来是嫦娥经不住那些地仙的请求,替他们向天帝请愿允许他们使用神力提高人间对神灵们的信仰,以使他们重回人间,没想到天帝其实早有使天界和人间脱离关系的想法,嫦娥这一提让天帝认为她有谋逆之心,这才将她打入了天牢。

只是一番请愿,何来谋逆之心?吴刚想不通,玉兔也想不通,然而他们一个是罪臣,一个身份卑微,都没有见到天帝一面的权力,虽然玉兔靠着平时做木材生意的人脉求遍了人,但是谋逆这一重罪,哪里有人敢和嫦娥一起分担?

眼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又听闻天帝这几日早朝都是脸色不好看,似乎有重办嫦娥的意思,这下可急坏了吴刚和玉兔。

“看来,只能请老祖出山了。”吴刚红着眼睛,狠狠的咬着烟头,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了这句话。

“真的要请老祖?不能想想其他方法吗?”玉兔惊恐的对吴刚说。

“没办法了,只能让老祖和那群孙子讲道理了。”吴刚扭曲着面孔,咬牙切齿。

“看来是要变天了。”不知不觉,玉兔的掌心已经全是汗。

“走吧,兔子。”吴刚扔下这么一句话,头也不回的大步向那株高不见顶的月桂走去。玉兔这次仿佛被吴刚的气势所压倒,居然忘了反驳,反而赶紧蹦蹦跳跳的跟了上去。

吴刚来到树下,五体投地的拜了三拜,然后开始将体内神力灌入月桂树内,只见随着神力的注入,月桂反而隐隐有点凋落的意思,就这样不知持续了多久,终于,一个古老沧桑的声音在天界内响了起来:“是谁,敢打扰老夫睡觉?”

这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奇怪的传遍了整个天界,就连在寝宫午休的天帝,也被惊醒了过来。

“这是?”天帝眼中居然掠过一抹惊色。

“传众大臣觐见!”天帝的脸色有些阴沉,连忙呼喊侍卫传众大臣上朝商议。

凌霄宝殿,巨灵神的大嗓门压住了其它众仙的声音,他主张不管来者是何妖魔鬼怪,让他带兵去剿灭了就是。更有其他仙家议论纷纷,吵的天帝头都大了。

“哼,要是那老怪那么容易剿灭,我还叫你们商议什么?”天帝突然勃然大怒,顿时众仙鸦雀无声。

话说那月桂树底下和天帝口中的老怪究竟是何方神圣呢?天帝也开始替众仙解释起来:原来在那天地初分,混沌初开之时,月亮也随着太阳的出现而出现了。最早一任天帝就是从太阳中诞生,从此天帝血脉成为三界首领,统领三界亿万万年。而那月亮由于是吸收太阳的神力而运转,因此也诞生了一只金蟾,第一任天帝当初为了统一三界而决定收服那只金蟾,没想到竟然交手了数万年才将其打败,终于让其答应不干扰天帝的三界统一,归顺于天庭。

“那老怪从此周游三界,没了音信,没想到今日居然又出现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已经修炼到了何等程度,而我天界再也没出现过堪比一代天帝的大能,若是他上门寻仇,如何是好?”天帝一番解释,看到自己提及一代天帝后再也无人喧哗,不由得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启奏玉帝,老臣倒有一计。”太白金星突然站了出来说道。

“哦,太白金星莫非又打算招安?”天帝笑了笑。

“哈哈哈…”压抑的气氛一扫而光,众仙们都配合的笑了起来,殿里殿外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不不不,老臣是这样想的…”太白金星老脸一红,连忙解释起来。

“就这么办!”天帝听得双眼放光,一口答应下来,众仙也迎合的喧闹起来,有的夸太白金星的机智,有的夸天帝的英明神武。

再说吴刚那边,在那古老的声音响起之后,他就开始大声说起来龙去脉来,从天帝的无所作为讲到人界的世风日下,从地仙们的有苦难言讲到嫦娥的冤屈下狱。

“本来我是说好不再插手天庭任何事情的,但是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当年我内伤复发,若不是你与嫦娥替我续命…也罢也罢,这天庭,是要整治一下了!”听完了吴刚的倾诉,那苍老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回答道。

只见整个天界仿佛都暗了暗,二十八星宿也变的黯淡无光,突然间,吴刚和玉兔面前就出现了一只浑身散发着金光的大蟾蜍,有一盆多高,微笑的看着吴刚他们。

“老祖宗!”吴刚和玉兔一边异口同声的喊道,一边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恩,好久不见了,吴刚还是没变啊,玉兔倒是胖了些。”金蟾微笑道。

“快帮我们去救嫦娥姐姐吧!”玉兔急忙求道。

“好好好,那我们走吧!”金蟾心念一动,就带着吴刚和玉兔瞬移到了凌霄宝殿。

凌霄宝殿内,佛祖正和天帝商量着怎么联合对付金蟾的事,原来太白金星的计谋就是去请了西天如来佛祖来一起对付金蟾,因为传说金蟾和佛祖交过手,还打的不分上下,这一直是佛祖的奇耻大辱,成了他一块心病,因而请他来对付金蟾,这是极好的。

“老家伙,你还没死啊,那今天你可逃不掉了。”佛祖看到金蟾他们,顿时怒火中烧,祭起法宝就向金蟾头上砸去。天帝一言不发的也掐了个法决,但是嘴上还是说着“有话好商量。”

金蟾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们,纹丝不动,任凭天帝他们使尽各种神通,却通通落了空。

数日后,天帝和佛祖还是未曾伤到金蟾一丝一毫。

佛祖率先罢了手,颓然道:“你赢了。”也不多言,就往西方而去了。

“你赢了…”天帝虽然心有不甘,但也知道金蟾已经到了他还未企及的另外一个境界了,只好服输。

“哼,你把那嫦娥放了,吴刚也不再受罚,我就不计较了,天庭这种烂摊子,我才不想管。”金蟾不屑的扔下这么几句话,就也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要去哪?”天帝和吴刚几乎同时问道。

“人间。”金蟾的身影已经不见,只剩这冷冷两个大字在天界回荡,久久不能散去。

“他居然连天帝之位都不放在眼里,天帝,哈哈哈…天帝。”天帝突然大笑起来,然后又大哭起来。

吴刚和玉兔见状,也不敢多看,借势回月亮去了…

广寒宫内,又是一年中秋节,吴刚和玉兔正在争抢着月饼,嫦娥在旁边微笑的看着。

“别抢啦,我再多做几个便是。”

“别,兔子都那么肥了,我是为它好。”

“你才是兔子,你全家都是兔子,说多少次了,本大爷是玉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