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仔爆料

◎徐青藤门下走狗,有个县官派家仆送上20块古砖

清代大文豪毕秋帆做陕西巡抚时,正逢六十大寿,下属官吏纷纷前来送上贺礼祝寿,他一概拒收。有个县令深知他的爱好,特意让家丁送来了二十块古砖,砖上有年号题识,都是秦汉时的古物。
毕秋帆见了非常高兴,他召来送古砖的县令家丁说:“别人送来的寿礼,我一概不收。你主人所送的古砖,我很满意,所以我就留下吧。”
那家丁一时受宠若惊,连忙跪下报告说:“我家主人因为要为大人您祝寿,专门召集工匠在县署里制做古砖,主人亲自监工,挑选了最好的来献给您。”
毕秋帆完全没料到竟会是这样,尽管心中不悦,但他还是对这事一笑了之。娱乐笑话

◎徐青藤门下走狗

毕秋帆在陕西做巡抚,过60岁生日时,部属奉送寿礼,他全部拒收。有个县官派家仆送上20块古砖,砖上面刻着制作的年代,原来是秦汉的文物。毕秋帆十分高兴,对来人说:“寿礼我概不接收,唯独你主人的东西非常称我之心,所以留下。”
那家仆跪下如实禀告道:“我家主人为庆祝大人寿辰,特地召集工匠在县署制造石砖。
主人亲自监工,挑选这些最好的古砖呈献大驾之下。”毕公大失所望。娱乐笑话

郑板桥最爱徐青藤诗,尝刻私印云:“徐青藤门下走狗郑燮。”童二树亦重青藤,题青藤小像云:“抵死目中无七子,岂知身后得中郎。”又曰:“尚有一灯传郑燮,甘心走狗列门墙。”

◎箨石侍郎之萧旷

箨石侍郎,襟情萧旷,豪饮健谈,每偕朱竹君、王石臞诸公,过法祭酒,冬夜消寒,卷波浮白,必至街鼓三四下。竹君盛推戴东原经术,侍郎独有违言,论至学问得失处,颧发赤,聚讼纷呶,酒罢出门,犹嚣嚣不已,上车复下者数四。月苦霜凄,风沙蓬勃,余客拱手以俟,无不掩口笑者。

◎法时帆谑语

某司空督学中州时,好出搭题,以防剿袭之弊,与经文多割裂。法时帆学士心恶其行。其后某复督学楚中,往辞法公,公多所奖誉,某心喜悦。及临行时,时帆送至中庭,曰:“楚中有一故交,代为诿諈可乎?”某询其姓氏,时帆曰:“孔孟二夫子,著述已千载,请公慎勿将其文再行割裂也。”闻者抚掌。

◎毕秋帆东坡生日会

毕秋帆先生,自陕西巡抚移镇河南,署中筑嵩阳吟馆,以为宴客之所。先生于古人中,最服苏文忠,每到十二月十九日,辄为文忠作生日会,悬明人陈洪绶所画文忠小像于堂上,命伶人吹玉箫铁笛,自制迎神送神之曲,率领幕中诸名士及属吏门生,衣冠趋拜,为文忠公寿。拜罢,张宴设乐,即席赋诗者数百家,当时称为盛事。迨总督两湖之后,荆州水灾既罢,苗疆兵事又来,遂不复能作此会矣。呜呼!以公之风雅爱客,今无其继,而殁后未几,家产籍没,子孙式微,可慨也已。

◎打兔子

毕秋帆先生,为陕西巡抚,幕中宾客大半有断袖之癖,入其室者美丽盈前,笙歌既叶,欢情亦畅。一日,先生忽语云:“快传中军参将,要鸟枪兵、弓箭手各五百名,进署伺候。”或问何为,曰:“将署中所有兔子,俱打出去。”满座有笑者,有不敢笑者。时嘉定曹习庵学士,以丁内艰,为关中书院山长,与先生为亲戚,常居署中。先生偶于清晨诣其室,学士正酣卧,尚未开门也,见门上贴一联云:“仁虎新居地;祥麟旧战场。”先生笑曰:“此必钱献之所为也。”后先生移镇河南,幕客之好如故,先生又作此语。有客在座中,正色谓先生曰:“不可打也。”问何故,曰:“此处本是梁孝王兔园。”先生复大笑。

◎制古砖

毕秋帆抚陕,值六旬,属吏送礼,概不受。一县令送古砖二十块,有年号题识,皆秦、汉物也。毕大喜,唤家丁谕云:“我寿礼概不受,尔主人之物甚合我意,故留之。”家丁跪禀云:“主人因大人庆寿,集工匠在署制造,主人亲自监工,挑最上者献辕下。”毕公一笑而罢。

◎百菊溪相国

乾隆五十八年,百菊溪相国为浙江按察使,杜晓园河师为杭州太守。两公皆汉军,甚相得也。忽以事龃龉,李大愠,同在一城,至一月不禀见,遂欲告病。文书已具矣,时方酷暑,相国遗以扇,并书一诗,有句云:“我非夏日何须畏,君似清风不肯来。”李读诗,不觉失笑,相得如初。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