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这汤你不喝了吧,高师傅高师傅接过来五分钱硬币

这汤你不喝了吧,高师傅高师傅接过来五分钱硬币。这汤你不喝了吧,高师傅高师傅接过来五分钱硬币。这汤你不喝了吧,高师傅高师傅接过来五分钱硬币。这汤你不喝了吧,高师傅高师傅接过来五分钱硬币。这汤你不喝了吧,高师傅高师傅接过来五分钱硬币。这汤你不喝了吧,高师傅高师傅接过来五分钱硬币。这汤你不喝了吧,高师傅高师傅接过来五分钱硬币。这汤你不喝了吧,高师傅高师傅接过来五分钱硬币。这汤你不喝了吧,高师傅高师傅接过来五分钱硬币。这汤你不喝了吧,高师傅高师傅接过来五分钱硬币。这汤你不喝了吧,高师傅高师傅接过来五分钱硬币。这汤你不喝了吧,高师傅高师傅接过来五分钱硬币。“文革”刚开始,《毛主席语录》特别难买。有一天,高师傅在街上见了文化局的小马,便跳下了自行车,说:“小马,说小马给师傅买一本《语录》吧!”说着,伸出两个手指头,从上衣口袋里给小马掏烟。
小马为难地说:“啊呀高师傅,《语录》紧张的很,我恐怕买不下……”
“噢!”高师傅把抽出半截的“大前门”烟又按进烟盒里,推上车子边走边说:“等买下语录再抽吧!”

高师傅看电影,把自行车放到存车处,掏出一个五分钱硬币,交给存车子的姑娘:“小姑娘,找师傅一分钱吧!”当时存一次车子四分钱。姑娘放硬币的盘子里,凑巧没有一分钱,便说:“你看完电影,我在找给你。我认得你,你是剧团高师傅。”
高师傅坐进电影院还没三分钟,就又出来了:“小姑娘,你有一分钱了吧!”姑娘还是找不开。高师傅又返回电影院看了没有五分钟便又出来了:“小姑娘,现在该有一分钱了吧!”姑娘从放硬币的纸盒里拿出一个五分钱硬币给了他:“高师傅,我不收你钱了,你快去别误了看电影。”高师傅高师傅接过来五分钱硬币,装进内衣口袋里,笑容满面地说:“嘿嘿,小姑娘真好,师傅我沾你光了。明儿个到剧团看戏啊!”

高师傅买了两个饼子,花了一毛钱,已经够心疼了,便磨磨蹭蹭不想买那一碗热锅子。他忽然看见徒弟小李还剩下半碗漂着油辣子的汤,便笑着说:“小李,这汤你不喝了吧?”
小李说:“辣子太多,喝不下去。”
“你不喝,师傅就泡上了。”高师傅一边把他那两个饼子泡在小李剩下的半碗汤里,一边批评他,“这娃,就不会过光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