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仔爆料

经典改编应成为文化创新的新起点,如果一个人读过经典原著

长平:为什么不去读原著? 1qing 2008-07-16 11:53:36来源:

大片可约分成四:一种是你不爱它不像谁,譬如《无极》;第二,你不爱它像谁,好似《夜宴》;三者,你爱它不像谁,堪比《英雄》;最后呢,你爱它像谁,当属《赤壁》。

经典改编应成为文化创新的新起点

如果一个人读过经典原著,那么他就知道了它的真身,受过了它的熏陶,别人再怎么改编他也能区分开来,谈不上什么破坏;如果他没有读过原著,就算不去改编,经典的好处他也没有得到。关键不在有没有人改编,而在于是否读过原著。
南都周刊编辑:李瑞强 文:长平

我们知道,在网络交际生活圈内,呆极了就不是呆而是槑,同理,雷暴了就不仅仅是雷而升级为靐。这部被网民炮轰为“靐片”的商业巨幅作品,跟所有大片遭遇的情形甚为一致,那就是观众边骂着边看着,泄归泄爽归爽,交流有电,并行不悖。

吴学安

大家争先恐后去看,看了争先恐后地骂,这不光是中国大片的待遇,也是中国名著改编的命运。《赤壁》的市场和口碑再一次验证了这个魔咒。新版电视剧《红楼梦》和《西游记》也在劫难逃,公布了一些定妆照和场景图就炸开了锅。收视率自是不在话下了,为了市场,导演你就唾面自干吧。

大片除了在撒钱上是一绝外,选角更下狠招。有时候,恰恰是演员対角色的赋予而决定了影片的走向,这在文艺片里还比较鲜见,対于大片确为实打实的箴言。略数来,则有以下构成元素。帅哥调情,好看。梁朝伟一撇嘴,笑意间全是暧昧(是爱又魅),金城武一放电,眼神里囧囧如山(断臂山),张震的孙仲谋,如何不是忧郁也好味(味甘如醴)?美女如云,好看。林志玲的“萌”(台湾式),赵薇的“点穴”(小燕子式),宋佳的眼泪(琼瑶式)。文官俊,武官猛。赵关张“万人敌”三人组,一个人挑一个师都绰绰有余,打起来,更好看,场面佳,气势雄,“八卦阵”那段“引军入瓮”让我想起《亚历山大大帝》,列阵的队形和打斗的方法都很像亚历山大対大流士那场著名的以少胜多战役。音乐耐听,风景耐看,对白还有点小幽默(不管是你想要的幽默还是你不想要的),最重要的是吴宇森没有忘记满足一小撮腐女的生猛爱好,金城武和梁朝伟的对手戏,你哪里想得起什么“一时瑜亮”啊,想起《春光乍泄》倒是真的。林志玲杀男同胞,金城武杀女同胞,老的享受个娱乐精神,少的学习个普及知识,男女通吃,老少咸宜,大片风采跃然于屏幕之上,果然《赤壁》上线,同期其他电影全都靠边站了。

去年9月,新版《红楼梦》电影剧组宣布海选演员的工作启动。日前片方透露,影片将于5月底正式开机,整体制作成本将超过两亿元。尽管今年被称为“翻拍年”,但导演的“胆识”还是令观众悄悄捏把汗,甚至有人已经提前做好吐槽的准备。(《扬子晚报》5月28日)

我恨死你,所以我给你钱,这是一种感天动地的爱恨交织。这种情况的发生,首先来自一种责任感,人人守护传统经典,花再大的代价也要去看看是怎样破坏我伟大文明的。不看也知道,看了吓一跳,没有最糟只有更糟,看看都把我们祖先的东西搞成什么了啊!
我继续猜想这些人如果生活在古代,他们也一定这样痛斥罗贯中、施耐庵、吴承恩和曹雪芹,这几个人对古代典籍和传统观念的恶搞远甚于今朝。他们的成功就在于撕破脸皮不管不顾恶搞到底。正经地说,他们只是以历史、传说和个人经历作为素材,创作了自己的作品。这何尝不是当代这些导演的梦想呢?
如果以素材为标准,创作必然包含着破坏和糟蹋。创作未必能成功,但是不成功的创作也是一种创作。批评人士担心的是,这样做会不会损害我民族文化?我猜想在这些人士的心目中,传统经典的价值是永恒的,再怎么糟蹋也不会影响他们对经典的学习、体悟和感情。他们应该是完整读过甚至经常读原著的,否则怎么知道导演搞错了呢?他们担心的是,那些没有读过原著的青少年,看了这些影视作品,以为那些伟大的作品本身就是这么糟糕的呢。
我要举手提问:如果一个人读过经典原著,那么他就知道了它的真身,受过了它的熏陶,别人再怎么改编他也能区分开来,谈不上什么破坏;如果他没有读过原著,就算不去改编,经典的好处他也没有得到。关键不在有没有人改编,而在于是否读过原著。
每个人在学校要呆上十多年,都是最宝贵的青春年华,但是有多少时间是在阅读原著呢?教学大纲是根据考试范围来定的,范围之外的东西最好听的称呼也叫课外读物。在这种教育中,我们已经习惯了听别人说一个东西好不好,而不是自己去看看它好不好。所有的老师都会告诉学生《红楼梦》了不起,但多

大杂烩容易满足各类人的需要,也容易由于做的不够精深而被抓小辫子。这网络闲人有时候真是太闲了,非要把搞笑催生到恶搞这个高度,改编历史提升到篡改历史的深度。什么是史?我很难说。但我知道罗贯中写的肯定不是三国史,是演义,陈寿的《三国志》,虽为“私人修史”,但仍不脱亲魏之政治心理。史成书由来难辨,更何况改编为电影乎?若真要说颠覆原著什么的鬼话,那《三国演义》实在不算什么“原著”,《赤壁》反倒是挺忠于《三国志》的,像曹操,书中说他是“人杰”,并非罗贯中所塑造出的“枭雄”,电影中张丰毅演的曹操却也看去是一脸正派,还対小乔念念不忘宛若情圣。罗贯中対曹操贬甚,対刘备又极力推崇,难说不是另副政治心肠作祟。因而天下史,没有所谓“正”或“野”,到谁手里,就变成谁的泥娃娃,任其搓圆捏扁筑“家史”。有时候假作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不必纠缠太过,探讨真假远不如分分析我们赋予在真假表面外的意义,得到明晰或会更多。

对经典作品的改编与重拍一直是观众热议的话题。近年来,除了四大名著的重拍外,还有三队“杨家将”、两个“李小龙”、三部“封神榜”、四个“孙悟空”、两位“白娘子”、四个“关公”陆续重现荧屏。对此,专家、观众有褒有贬。

长平在《是谁在糟蹋谁的经典》里说的好,“有一些大家认为改编得成功的作品,其实也并非“忠实”原著,恰恰相反,导演大胆地改编成自己的作品了。比如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并不是苏童的《妻妾成群》,《菊豆》并不是刘恒的《伏羲伏羲》……再往下说,我们会发现,经典通常都是“糟蹋经典”的结果。如果以原著或者原本的事实及价值观为标准,那么《三国演义》是对《三国志》的糟蹋,《西游记》是对玄奘取经故事的糟蹋,《红楼梦》更是对儒家经典中主张的纲常伦理的糟蹋。”长平这篇本来针对新版红楼梦的反思,此刻又恰恰印证了《赤壁》,可见不同的事物人们总是有相同的曲解心态。

虽说经典同样会在后人的不断阐释中焕发出新的活力,但是,影视业真到了没新东西可拍、非得去争相炒冷饭的地步了吗?

至于网民対大片的惯性期许和唏嘘,让他们在讨论局面上不免要骂骂咧咧,有时候因为可以显得自己很牛逼观点很独特,二来生活太沉闷了不骂怎么活。其实他们不是真的因为花了70,80块的门票钱感觉受了气遭了骗才出口骂几句阴话撂下“以后再不进电影院”后走人,他们或许很享受,但这正如自慰虽然也爽但常羞于启齿那样,他们需要某些遮掩用来自欺欺人。

近年来,经典翻拍与过去引起观众兴奋相比,更多的是失望。这既反映了社会文化价值观的多样性,也折射出经典名著改编创作有所迷失。影视编剧的待遇比纯文学创作者好得多,写一部影视剧比写一部小说的收入高许多倍。也许正因为编剧是个“挺来钱的活儿”,反倒让不少编剧浮躁起来,只想着如何挣钱。改编经典作品,当然省事,尤其是那些缺乏真正创新的改编。

别给历史搽粉擦脂,也别给电影扣高帽子,大片就是用来娱乐的,怎么能指望它在两个小时内能把你教育成历史学家。如果你感到寂寞,大片带给你热闹,为你放一放,没有什么大不了,你爱它像谁那就是谁,囧囧才有神雷雷更健康的期待它“下回分解”吧。

经典总会不断被改编、重拍,但改编、重拍必须尊重经典、符合艺术规律。就拿此前《新西游记》对沙僧角色的开发来说,虽有亮点,但沙僧的台词,加入了一些恶搞元素,以至于插科打诨成了沙僧给人留下的主要印象。正如87版《红楼梦》导演王扶林所说:“我们当时拍《红楼梦》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普及经典名著。要拍好《红楼梦》必须充分理解原著,要把原著吃透,而这并不容易。”

改编经典、重拍经典,虽是文化传承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它远不是终点,而应该是民族文化延续与创新的新起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