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庆祝该片上映12天票房突破2000万台币,范逸臣、田中千绘、中孝介、马念先

《海角七号》票房告捷 片方称影片将角逐奥斯卡 azuo 2008-09-05
16:10:01来源:

金马奖不该冷落了《海角七号》

文=罗玉璋

9月2日,《海角七号》在台湾庆功,庆祝该片上映12天票房突破2000万台币。电影公司宣布《海》片将代表台湾角逐明年第81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文/魏英杰

中文片名:海角七号
英文片名:Cape No.7
出品:ARS Film Production
导演:魏德圣
演员:范逸臣、田中千绘、中孝介、马念先

《海角七号》剧照。

12月6日,第4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揭晓,《海角七号》拿下最佳男配角、观众票选最佳影片、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年度杰出台湾电影工作者等六奖项,笑到最后的却是陈可辛执导的《投名状》——获得最佳导演、最佳影片两个大奖。

很多年没看过台湾出品的电影了,还记得上一部是2005年蔡明亮的《天边一朵云》,对于普通观众来说,那部片子完全可以说是不知所云,唯有靠情色赚人眼球。而这次,《海角七号》完全出乎很多人的意料,那种荡漾着暖暖感动的哀伤,那种弥漫着淡淡真情的朴实,彻底地扫荡了台湾人民的荷包。据统计,截止至10月
22日,该片台湾票房冲破四亿新台币,超过成龙的《警察故事3:超级警察》成为台湾有正式票房统计以来的华语片冠军。
这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
一个关于拥有过纯真的爱情,却又在失去中不断寻找爱情的故事。六十多年前,台湾光复,一名日籍男老师带着一段无法继续的爱情踏上离开台湾的船只,也离开了自己的恋人——友子,他把自己的思念变成文字,就是那七封六十年后才寄出的情书。有人说,这部影片是导演魏德圣给台湾的一封情书,那么六十多年前那份真挚的情感就是台湾永远的积淀,就是台湾那份曾经失落的爱情。
而六十多年后,失意的乐队主唱阿嘉回到小镇恒春,吹着海风做着一个不知道明天在哪里的邮差,更不用说那份虚无缥缈的爱情;一个从日本来的也叫友子的过气女模特,被迫留在恒春做起自己不想做的演唱会小工,未来同样是灰色的。不止是爱情,包括只会弹月琴的老邮差茂伯、在修车行当黑手的水蛙、唱诗班钢琴伴奏大大、小米酒制造商马拉桑以及天天生气的交通警察劳马父子,他们对未来都没报什么希望。这是现在台湾人的心态,“前途在哪里?”,每个台湾人都在寻找答案。
让人不敢想象的乐团最后成了演唱会的主角,打动人心的是那份完美的爱情,“这是孔雀之珠,它会守护你坚贞不移的爱情”,还有那首动人的情歌——年轻人的爱情已经不再用书信传递,而是悠扬的歌声。六十多年前的爱情回来了,在似乎已经麻木的台湾人心里,抽出了鲜嫩的绿芽,变得生机勃勃。
一部好电影,总能让观众找到自己的影子,我想,台湾的观众对《海角七号》就是这种感觉,就像大陆观众对《疯狂的石头》一样。那些小人物的烦恼哀愁是普通的真实,那些完美的爱情结局是普通的希望。
《海角七号》里没有大牌明星,加上一个被称为“傻子”的导演魏德圣,能取得如此的成绩,就是凭着那份对电影和观众的真诚。虽然六十年前的爱情和六十年后的爱情彼此穿插,水乳交融,推动了整部片子的故事发展,但影片中最令人感动的还是对小人物形象的刻画,那种就在我们身边的真实。由于《海角七号》实在太火,台湾院线另一部由杨雅喆导演的《囧男孩》已经大受重视,而本已结束公映的《九降风》也重新安排档期。
在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二十年后,台湾本土电影隐隐然浴火重生。

文新传媒9月5日讯
9月2日,《海角七号》在台湾庆功,庆祝该片上映12天票房突破2000万台币。这部由范逸臣和田中千绘主演的影片,在台湾电影一片不景气中杀出重围,电影公司上周四决定开破千万台币票房庆祝会,没想到才过一个周末,竟成了破两千万庆功会。会上电影公司宣布《海》片将代表台湾角逐明年第81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海角七号》一举囊括六奖,恐怕包括导演魏德圣在内的许多人都不会觉得受冷落。整个颁奖过程中,这部电影也一直是事实上的话题中心。况且,金马奖作出如此“安排”,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在《木乃伊3》、《蝙蝠侠前传:黑暗骑士》等大片云集的暑期档,以《海角七号》为代表的台湾本地小成本电影在大片的夹攻中杀出了一条血路,之前的《态度》、《斗茶》、《飘浪青春》上映后都取得不错的票房成绩。

就所获奖项而言,“观众票选最佳影片”无疑是一种民意体现;“年度台湾杰出电影”恰如其分地反映了这部电影目前只在台湾等地受热捧的事实;“年度杰出台湾电影工作者”则体现了评委对魏德圣这位“新人”(《海角七号》乃其执导并公映的首部剧情长片)的认可。而从另一角度,把最佳导演、最佳影片颁给合作片《投名状》,或在于表现金马奖的专业和高度;最佳男主角给了内地演员张涵予(《集结号》),更可看出金马奖不甘成为“本地电影奖”的决心。

根据该片官方网站的消息,台北电影节首映结束的当天,侯孝贤在看完片后握着导演魏德圣的手说:太好了,我等台湾出现这样的电影,已经等了很久。他说这部电影有机会把台湾电影拉动起来。

但金马奖有魄力的话,就该颠覆传统、打破陈规,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颁给魏德圣。金马奖已经太久不能让人兴奋,这次本来有机会改写台湾电影史、创造影坛佳话,却又白白地错失了。所以我才说,本届金马奖有意无意地冷落了《海角七号》。

情书元素1 故事

这么讲,并不完全在于《海角七号》创造了台湾票房奇迹,或者如有资深电影人所评价的影片拯救了台湾电影;更在于这部电影本身无以伦比的文化穿透力。

七封情书连接60年时空

《海角七号》的力量来源于逼视历史与现实的勇气。选择台湾南部的恒春古城作为故事发生地,并非妙手偶得,而是出生于斯的导演为理想苦守多年的灵感源头。影片讲述了两段爱情故事,一者发生于60多年前日军败退时期,一者发生于当下,两段故事交叉演绎,互为衬托。而故事发生的地点,还有着更为久远的历史背景:130多年前(清同治年间),当地原住民抗击日军的“牡丹社事件”就发生在恒春半岛,恒春亦建城于彼时。

青春题材一直是台湾电影的强项。《海角七号》同样选择了最擅长的青春题材,但这次讲述的不是惯常的爱情故事。

从这里可以看到,导演不仅抱有深厚本土情怀,而且极具叙事野心:他试图让纠结一百多年的国仇家恨,以一种直面的方式得到“清算”。有人指责电影具有政治隐喻,这话说对了,好心的评论家们完全不用善意回护;但要指出一点,用“大毒草”来形容影片不仅狭隘而且迂腐,导演不过客观地呈现这一切,并提供自己的解决方案——以宽容达成历史的和解。也因如此,他宁可花费巨资也要拍出日军撤离时的画面(借此表现旧时代的结束和一个新时代的来临),据说这是台湾片迄今唯一正面展示该历史主题的场景。

《海角七号》的故事原由很简单,几年前导演魏德圣看见一个感人的新闻:一位邮差为了一封日据时代的信件,花了两年时间将信件送达当事人手里。魏德圣心想:若这是一封情书该有多浪漫。于是,脑海里有了《海角七号》的雏形。

除中日关系这一重大脉络,影片还呈现出多重矛盾交织的切面,例如台湾本地化型态的“城乡关系”(片头阿嘉咒骂台北一幕,恒春被外来人开发建设的现状)、宗教信仰(片中角色既有持原住民信仰的,也有信上帝、佛教、妈祖的)、新旧观念(水蛙骇人听闻的青蛙“交配论”)以及现代与古典艺术的冲突(“国宝”茂伯的月琴和现代摇滚乐),甚至对本地政治生态也有所渲染(“民意代表”马如龙亦正亦邪的形象)。这一切通过导演举重若轻的大手笔,使得恒春这一南部小镇俨然成为一个“地球村”,进而刻绘了一幅全球化时代无可回避的社会文化冲撞与融合景象。

《海角七号》挑战了台湾电影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的跨时空音乐爱情电影,由七封情书连接六十年前和六十年后的两个故事。从没写过情书的导演魏德圣写该片剧本时亲自操刀一口气写了7封,每封信都打动片中关键角色林晓培,让她哭了又哭。

说实话,一部电影能够处理好上述任何一对矛盾,便足以反映导演的才华,而像魏德圣这样在诸多复杂关系中游刃有余,更只能让人击节赞叹。《海角七号》可以说是这位60后导演蛰伏多年后的一次火山喷发。

电影中几个活在不同角落的小人物各自怀抱音乐梦想:失意乐团主唱阿嘉、只会弹月琴的老邮差茂伯、在修车行当黑手的水蛙、唱诗班钢琴伴奏大大、小米酒制造商马拉桑以及交通警察劳马父子,这几个不相干的人,竟然要为了度假中心演唱会而组成乐团,并在三天后表演。阿嘉能否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阿嘉和演唱会公关友子的关系如何发展?那些跨越了六十年的七封情书能否送达当事人的手中?

此外,将那些二线和新出道的演员集结一起,打造出一部震撼人心的宏大叙事,亦表现出魏德圣不世出的导演才能。这部影片主角是台湾歌手范逸臣(阿美族原住民,获本届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奖)和旅居台湾的日本二线演员田中千绘(如果不是出演《海角七号》,这位片中惟一的专业演员已准备打道回府),其他非专业演员也均有上佳表现,比如息影30余年、此次获最佳男配角的马如龙,以及首度上镜、差点成为60多岁“最佳新人”的“茂伯”饰演者林宗仁。

《海角七号》有趣的地方在于将这群人的各色生活串在一起,将两段横跨国界和时空的友子的恋情做了完美的对比与翻转。看过片的台湾观众说。

虽然魏德圣在获奖感言中将成就归功于整个团队,但能够把一队“散兵游勇”训练成“正规军”且为振兴台湾电影业作出非凡贡献,无疑得力于这位同样作为“新手”的华人导演。这是我认为金马奖最佳导演该颁发给他的理由。

情书元素2 音乐

据称,侯孝贤看完《海角七号》后紧紧握着魏德圣的手,兴奋地说:“太好看了!台湾等这部电影等了好久!”(看这部影片时,脑海里偶尔也会闪现出侯孝贤的《悲情城市》)颁奖现场,李安谈到魏德圣及其影片时用了两个词——“后生可畏”、“与有荣焉”。魏德圣的打拼历程和坐过多年冷板凳的李安不无相似,拍摄这部影片前他失业了很长时间,颇为落魄。这部影片的资金来源,除500万元新台币出自政府辅导金,其余大部分为他向银行贷款而来。

齐唱《野玫瑰》感动观众

一流导演的高度评价,说明业内并非不懂得这部影片的真正价值。而这恰又表明了,金马奖的矜持可能更多出于非专业的考量。评委们或许认为,把最佳影片、最佳导演颁给魏德圣可能引发激烈争议,另一方面也不利于这位新生代导演的“进步”。而我觉得,与其三年内两度垂青陈可辛(连他都说:“金马奖对我太好了”),不如让《海角七号》名至实归。套用片中一句台词,“给新人(原作“老人”)一个机会”——倘若连最能体会影片语境的金马奖都不敢果断地给予“最高荣誉”,指望谁来做这件事情?

从网络上的观众反应看,他们一致认为影片的音乐非常好听感人,特别是一曲经典的《野玫瑰》。

如果让时间当评委,金马奖也许会为错失《海角七号》而感到遗憾。无论《海角七号》是否魏德圣昙花一现的杰作(我就不太看好他那部可能拍成美式史诗巨片的《赛德克·巴莱》),也不管影片是否存在不足之处(比如关于“彩虹”的隐喻就比较“媚俗”),更不必提导演本人是否在意金马奖,可以肯定的是,这部影片将因其深刻的“问题意识”,一再地被人们提起。在我眼里,《海角七号》已经是今年的最佳影片。

片子在台湾恒春拍摄,片中的月琴也是台湾的音乐符号之一。老歌手,琴音犹在,独不见恒春的传奇正是校园民歌时期《月琴》的歌词,当剧中人一一拿起电吉他、电贝司时,享誉甚高却被年轻人瞧不起的茂伯自然也想拿月琴上台展露一手。台上年轻人的摇滚乐唱完后,所有人一起唱《野玫瑰》,这首茂伯会唱,年轻人会唱、连从日本来的中孝介也会唱的经典乐曲,配上轻快的音乐,连台下观众也忍不住跟随乐曲一起摆动。而这一幕,成了在网络上被传颂最广的桥段之一。

2008年12月7日

网友D调的华丽说:电影里每一首好听的音乐,配上杜笃之的音效处理,这种震撼和临场感只有电影院里才能享受到。

情书元素3 台词

地道幽默赢掌声

听说《海角七号》在台湾首映的当天,放映地中山堂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掌声和笑声。

片中逗趣的台词大多发生在年老的茂伯与一群年轻人的交谈中。最红的台词要数大家调侃茂伯用月琴的那句:哇!是国宝咧!茂伯是摇滚乐团的月琴师,糯米团的主唱马念先在片中教茂伯学贝司,茂伯竟然提问,贝司这么多条弦,这两条用不到可以剪掉吗?

除了台词,片中还有不少幽默的桥段,如大大在教会替唱诗班伴奏,却怎样都不愿减少演奏家的个人风格,害大家连一句阿门都唱得上气不接下气,把观众逗得直乐。

情书反响 电影人和观众齐叫好

《海角七号》的高票房直接受益于它的好口碑

根据该片官方网站的消息,台北电影节首映结束的当天,侯孝贤在看完片后握着导演魏德胜的手说:太好了,我等台湾出现这样的电影,已经等了很久。他说这部电影有机会把台湾电影拉动起来。侯导的一番话,成为该片迅速卖座的直接原因之一。

此外,该片还得到了周杰伦的力挺。《海角七号》在首映礼上播放了音乐小天王周杰伦的推荐VCR,以电影人的角度推荐《海角七号》,周杰伦表示影片和他很有缘,除了此片监制和他执导的电影《不能说的秘密》为同一人外,女主人公田中千绘也和他合作过电影《头文字D》和《千里香》MV。

情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