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狗仔爆料

沈阳观众,由王延松导演、陈数和郭达主演的新版《日出》在辽宁大剧院上演

新版《日出》看最时尚的陈白露 azuo 2008-09-15 08:51:14来源:

别拿《日出》不当大片 azuo 2008-09-15 08:50:19来源:

图片 1

掐着指头算一算,你有多久没走进剧院看话剧了?如果你是话剧迷,可要注意了,9月12日和13日,由王延松导演、陈数和郭达主演的新版《日出》在辽宁大剧院上演。新版《日出》在北京国家大剧院上演的时候,曾经创造了近千万的票房佳绩,观众和专家对这个版本的口碑也都是一致的好。让人耳目一新的时尚陈白露,如梦似幻的舞台效果,演员们火花四溅的对手戏注意,新版《日出》只在沈阳演两场,也就是说,只有2600名观众才能在剧场一饱眼福,所以,即使你不是话剧迷,这样的机会不是也很难得?
双面陈白露
其实,重拍经典的意义无非在于颠覆,比如说秦海璐版《红玫瑰与白玫瑰》中的红玫瑰,她将我们印象中那个很风情的女人演绎成了一个颇具现代感的女孩,喜欢夜场,玩够了就屁颠颠回家。对于新版《日出》来说,交际花陈白露肯定是绕不过的重头戏。这次的陈白露会是什么样的?比方舒版更柔美?比徐帆版更风尘?
陈白露的出场就已经让我们耳目一新。一开场即是陈白露死亡的场面,女主角一开场就死了?陈白露的灵魂慢慢地告诉你,在她死前都发生了什么。在一部《日出》中,等于有了两个陈白露,一个是灵魂的,一个是现实的。
一个人分饰两角就已经很难,何况是同时出演一个人的现实状态和灵魂状态。对于这一点,连科班出身的陈数在开始的时候都觉得没底。开始我觉得很难,就像只能让我用一条腿走路。不过这样的设置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让我非常贴近人物的内心。
确实,陈数富有张力的独白是新版《日出》的一个亮点。其中有一段陈白露在梦中的独白是这样的:你曾经梦过有颜色的梦么?我的梦都是彩色的,比最好的电影都好,因为我身在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这段独白来自于曹禺先生晚年写给巴金的信,在以往版本的《日出》中还都不曾出现过。
配角也大牌 和女主角陈白露相比,新版《日出》中的
配角也是个个精彩,风头绝对不输给陈白露。面首的一呼一喝,富婆的一急一嚷,再加上演惯了喜剧的郭达版潘月亭偶尔的长吁短叹
郭达无疑是其中最为抢眼的绿叶,对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的郭达来说,演话剧才是他的老本行。导演王延松说:其中有一场他试探陈白露和方达生关系的戏,一句台词没有,只是眼神和几声干笑,那种道貌岸然的气质就都出来了。不过,郭达标志性的大笑和陕西腔会依然保留,所以,这是个陕西版的潘月亭。
另外,新版《日出》的配角阵容堪称是卧虎藏龙。李石清的扮演者翟万臣是总政公认的台柱子,曾把金狮奖、梅花奖白玉兰奖等统统归于囊中。可能是因为导演比较偏爱这个角色,所以他的戏基本上保留了,戏份偏多,甚至比潘月亭的戏份还要多。那么,看郭达和翟万臣这两个老戏骨同台飙戏,火花四溅,又何尝不是一种乐趣?
翠喜的扮演者徐晓青也不一般,她是总政话剧团国家一级演员,曾凭借《冰山情》获得白玉兰奖最佳女演员。
鸟笼和晚礼服
不光演员们的表演让人叹服,新版《日出》的服装造型也是很大的一个看点。拿那件陈白露死前穿的礼服来说,胸前缝满水钻的蕾丝彰显着朦胧的性感,而旗袍改良后的鱼尾大裙摆又显得非常大气华丽。其实,这件礼服不但漂亮,还暗藏玄机,大块的白色说明她骨子里是个纯洁的人;下摆渐变的红色则象征着她置身于烈火般的生活。
对于话剧来说,舞台设计也是绝对不能忽视的重头戏。新版《日出》的舞台背景很特别,大幕一开,呈半开鸟笼状的舞台便呈现在观众面前。这样的设计,既能让我们感受到陈白露金丝雀的身份,又让我们体会到剧中所有人难以挣脱的困境。鸟笼上,由一端底处逐渐盘旋上升的腰线比较特别,这样使演出空间骤然立体化、扩大化,由一层变成了多层,将陈白露和小东西所处的两个空间叠加,让人清楚地看到这两个看似有天壤之别的女人,其实有着同样可怜的命运。

新版《日出》的势头似乎一点都不输给电影大片,在北京、上海演出的时候,场场爆满,一票难求。不光主创方自信满满,相信这一定是一部能让观众喜欢的经典重排,连一向口味挑剔的专家也是赞赏有加。新版《日出》即将在沈阳上演,沈阳的观众当然是热切期盼中,今天,本报特意请来各方高人,各抒己见,争鸣《日出》。
主创发言 这是今天的《日出》 导演 王延松
如果说为大家走进剧场看新版《日出》提供一个理由,那我最想说的是,这是一部富有当代意识的《日出》。比如说陈白露,她会更加人性化,我将她还原成一个矛盾的女人,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有更多的政治味道。
另外,我更注重发掘其中人物的生存状态和今天的类似之处,炒股、理财、失业你会发现,世事在瞬间似乎轮回了。
就是拍给普通人看的 孟冰
在国内即便是北京、上海这样的中心城市,人们去剧场看戏的习惯也没养成。沈阳的话剧演出就更少些。这一方面与经济发达程度有关,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我们舞台剧演出的主流始终是面向一部分所谓有欣赏能力的小众的,而不是面向大众,所以曲高和寡。但是新版《日出》绝对不是,从台词设计到人物塑造,都比较考虑观众的感受,不会为了艺术上的概念而去设计概念,那样的结果只能是看得观众一头雾水。
专家发言 圆滑地握手是最高境界 田沁鑫
无论什么文化产品,能做到艺术与商业圆滑地握手是最高境界!为什么说是圆滑地握手呢?因为这样你才能看不出痕迹地、心悦诚服地接受,比如《拯救大兵瑞恩》这样的电影,它既是艺术品又有很好的商业效果。从这个角度来说,新版《日出》无疑是成功的。
现场感很重要 杨葵
曾有达人断言,三流的现场音乐会,赛过一流的CD录音,话剧亦是如此。现场太重要了,即便我们看到的现场或许有些缺陷,也胜似通过录像带、DVD来欣赏以前留下诸场演出。幸运的是,新版《日出》的现场感非常好,演员很投入,音响效果和舞台设计都很现代,能够很好地让我们感受剧场氛围。
观众发言 [沈阳观众] 想去看看到底好不好 王女士 公务员
大概有将近十年没有进过剧院了。我看报纸,有人评论这个《日出》太现代感了,所以我就很想去看一看,到底怎么样?
陈白露很时髦 李小姐 网站编辑
我觉得陈数这个版本的造型是最美的。尤其是那件镶满水钻的礼服,就是放在今天也很时髦啊。
[上海观众] 鸟笼很特别 赵先生 大学教师
我觉得剧情上并没有太大改变。舞台设计却让人觉得耳目一新。大多数的场景都是在那个大鸟笼中完成的,场景变化不多,不过很新鲜。
郭达还是陕西腔 马小姐 媒体专员
我想和郭达老师说,他这次演的资本家很好,刚开始我还替他担心来着,怕他笑场。不过,他的陕西腔还是没改,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北京观众] 陈白露造型再多点就好了 李小姐 行政总监
我很喜欢陈数演的陈白露,举手投足都很有味道,造型也漂亮,不过,我有个疑惑的地方,陈白露造型的变化似乎少了点,从头到尾只换了两套衣服,这是不是和交际花的身份不太相符?(文/YuKi)

话剧《日出》剧照 李春光 摄

文/本报记者 周霁欣

“ 《日出》每次排演的感受都不一样,我三十岁、四十岁、五十岁都排过《日出》
,现在再排感觉我们越来越接近曹禺先生,理解他的伟大之处,他是可以超越时代的。
”北京人艺院长、导演任鸣表示。1月21日至2月10日,北京人艺经典作品《日出》回归首都剧场的舞台。此次上演的版本曾于2010年曹禺诞辰100周年之际首演,
2012年再次上演。经过不断打磨,《日出》再度归来呈现出经典的沉香。“既尊重原著,又有自己的创造。
”任鸣认为, 《日出》带给观众的,也是北京人艺要坚持的——
“我们是经典的继承者和守望者” 。

作为曹禺的代表作之一,
《日出》的故事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它通过对交际花陈白露的命运遭际以及当时底层社会人们的生存状态的描述,揭露出一个时代的黑暗与绝望。曹禺在《日出》中对于人物复杂的刻画,对于时代的深刻揭露和对于人的悲悯,使其成为不朽的经典,“我们不断上演这部作品,同时也在反思经典,它背后带给我们的除了编剧的方法,还有对于社会、对于人生的理解,曹禺和他的作品是研究不完的。
”任鸣表示,此次上演融入了很多新的思考,而演员表演也是本轮最大的亮点。

“每次上演都有不一样的调整,我希望发挥每个演员的个性,让他们演出自己的人物,这也是人艺的传统和我们培养演员的目标。
”任鸣称。剧中观众熟悉的陈白露、方达生、潘月亭、顾八奶奶、翠喜等一系列经典人物形象都既有剧本赋予的个性又有演员自己的创造。如何在追求人物的道路上精益求精,每个演员都有自己的一套妙招。

从2012年开始扮演陈白露的程莉莎第二次出演这一角色,从倍感幸运到与人物的思想产生共鸣,几年间她坦言角色里的东西更多了,“站在台上我还是跟上次一样哭,一样笑,可是自己的内心感受复杂多了。
”而虽然是第二次排练,但全组就像对待新戏一样,对于台词的要求更是没有止境。“我有一句台词,‘把丑话说在前头’
,扮演王福生的丛林立马说,不对,应该说‘把丑话说在头里’
。这一个词就体现了曹禺先生剧本所描述的时代,那个时候人们这样说话。 ”

而方达生的扮演者谷智鑫则在塑造人物上从对手下手,一个角色演了七年,他放弃熟悉的感觉,从对手台词上开始研究,从全剧再去思考人物,“我不喜欢方达生”
,谷智鑫一开口足以吓人一跳,其实他想表达的是自己与人物个性相差很远,而去扮演一个跟自己个性相差甚远的人物也着实难度不小,“方达生特别闷,他在台上没有黄省三的悲,没有胡四的热闹,他是一个理想,一个影子,我一直在想他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这么做,而他的多种可能性值得我们不停地去排练。

北京人艺演员王刚在《日出》中扮演潘月亭,在他看来排练的过程不是为了熟悉戏,而是要不断跟对手去碰撞出新的火花,“这次的演出我就有很多细节的调整。比如潘月亭、黄省三、李石清在一起,黄省三在说话,原来是潘月亭自己点烟,李石清站在一旁,我们这轮改成了李石清为潘月亭点烟,因为这样三个人物在台上各有各的任务,看起来更加生活、自然。
”除了自己的戏,王刚也关注对手的台词,“同样的地方,为什么方达生说是旅馆、陈白露说是饭店,我们大家就在一起琢磨,后来发现这就是曹禺先生的厉害之处,一个词体现了人物的身份和地位。

看过演出的观众也很难想象剧中的顾八奶奶和翠喜这两个反差巨大的角色居然由同一个演员扮演,而扮演者梁丹妮与《日出》的缘分还不止于此。早在17年前她就在北京人艺上一版《日出》中扮演顾八奶奶,到了2010年大胆尝试一人两角,为了演好翠喜,她把讲话方式、声音都进行了调整,“我还设计把本来翠喜穿的袜子都脱掉了,虽然赶上这次演出是大三九天,但再冷也得这样,因为那样更符合她。
”从走路方式、站立方式等细处入手,梁丹妮把两个角色都处理得丰富而鲜明,“我觉得现在演出更从容了,顾八奶奶有她的俏皮,翠喜有她的风尘和不甘,她们最后都是悲剧的,让观众同情。
”值得一提的是,
1月28日梁丹妮的父亲、著名军旅编剧梁信去世,梁丹妮仍然忍着悲痛在舞台上坚持演出,令不少知情观众十分感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