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0
狗仔爆料

这在《画皮》中是一次全新的尝试,甄子丹演的庞勇也爱佩蓉

《画皮》:用千年修行去读懂真爱 azuo 2008-09-23 14:04:31来源:

《画皮》:爱情比妖魔更伤人心 azuo 2008-10-07 08:22:40来源:

七月半过了,“鬼话”还没完

陈嘉上执导的新版《画皮》把大家的期望值提得太高,发行方的宣传语是中国首部东方新魔幻巨献,这使得所有观众在观影前浮想联翩,甚至在幻想着能看到《指环王》一般的经典,所以不少人看了之后失望了,因为这部影片并非是一部巨制,只是一部制作精良的奇幻电影,水准一流,但不能堪称魔幻巨献,逼近观众们是看过《指环王》、《加勒比海盗》、《黄金罗盘》才走入影院的。

文: 阿冈

每年的中元节前后,最适合说的就是幽冥秘事了。而一提起花妖狐魅、畸人异行,国人首先想起的必是《聊斋志异》中的人物与故事。阅尽沧桑的蒲松龄没有在“南北冲衢”间一酬壮志,只能借“黑林青塞”里的郁郁书生、娉婷女鬼解心中之块垒。

仔细品味这部新版《画皮》,其实还是一部不错的作品,甄子丹领衔的动作场面精彩备至,周迅的饰演狐妖的表演令人过目难忘。还有赵薇出演贤惠的王夫人、孙俪扮演调皮的降魔者夏冰,这二位演员颠覆了以往在影视剧中的形象,赵薇娴静、孙俪古灵精怪,这样的演出让人耳目一新。

看完新版《画皮》,走出电影院时,心里堵堵的!
一来,是因为看完电影后,心里一直萦绕着一种感觉,那就是爱情比妖魔更伤人心;二来是新版《画皮》的变化太大了,基本上和前面经典版本甚至蒲松龄的原著立意有非常大的不同。

491篇文言小文,与《西游记》等著作并列明清小说经典。但相比明清章回体小说的白话性质,《聊斋志异》因为古拗的文言文往往易被束之高阁。直到文学与电影联姻,光影让《聊斋志异》散发出更为普世的华彩。

新版《画皮》究竟对《聊斋志异》的改动有多大?除了情节保留了王生将妖精带回家中,道士降妖除魔这一段故事主线之外,基本上没有原著的多少干系了。影片增加了大量的动作场面,原著中的书生也变成了将军王生,他意外搭救妖狐小唯也并没有害他之心,小唯深深爱上王生,但王夫人是她的最大阻碍,所以受小唯伤害最深的还是王夫人。

新版《画皮》情感线很复杂,好像不止三角恋,基本上是5角恋,甚至可以算得上6角恋。

图片 1

这里难免提到《倩女幽魂》这部电影,它和《画皮》一样,都是改编自《聊斋志异》里面的章节,《倩女幽魂》的影视版本也除了几个,但似乎《画皮》更受到编导们的欢迎,两岸三地都各自有不同版本的经典,今天有上映了陈嘉上这一版,为什么《画皮》这么惹人喜爱?陈嘉上这一版做了一个颠覆式的改动,大反派小唯竟然真心爱王生,在原著和以往的影视版本中,妖精只是想害死书生,延续它自己的生命,妖怪是没有感情的,但陈嘉上此次赋予了小唯这个妖狐的感情,这在《画皮》中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陈坤演的王生爱赵薇演的妻子佩蓉,甄子丹演的庞勇也爱佩蓉,周迅演的狐妖小唯爱王生,孙俪演的降魔者渐渐地爱上了庞勇,而小唯的身边也跟随着一只始终痴痴地爱着她的蜥蜴精。
而每一个角色基本上都为自己的爱很受伤,甚至都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佩蓉为求狐妖小唯放过自己的丈夫心甘情愿服下妖毒并顶替供认杀人挖心的事是自己干的,甚至最后用王生的剑自杀;王生为了妻子也情愿自杀;庞勇为了佩蓉也不惜生命,甚至连狐妖为了王生,都不惜放弃自己千年修行甚至性命,捏碎自己和蜥蜴精的两颗灵丹。
感觉爱真的要命!

1960版画皮,再现蒲松龄伏案创作

在《聊斋志异》中,小倩是有丰富感情的,但《画皮》中的妖精就没有,因为小倩是人死去之后而产生的魂魄,《画皮》中的妖精是自我修炼而成,它没有感情。再看新版《画皮》中的狐妖,它想去爱,但妖的本能让它对爱无法理解,它认为不择手段得到王生就是爱,甚至是将王夫人害的生不如死,狐妖小唯也毫不在乎,因为它觉得王生终于要爱上它了。影片的结尾部分非常,人和妖的冲突不仅在于动作场面上,感情与心灵的冲突最为重要,王夫人死在王生的怀抱之中,万念俱灰的王生也自行了断,他希望小唯能用法力救回王夫人,自己一命换一命。

每一个主要角色的心痛,都比那些被蜥蜴精挖出心的人要深多了。看得每个人心里堵堵的。

《聊斋志异》中的故事虽然短小,但跌宕的情节却成为影视作品改编的渊薮,从1922年商务印书馆活动影戏部改编《珊瑚》开始,白纸黑字间的幽怨女鬼就借助光影的力量重生:婴宁、莲香、梅女、宦娘···

为他人牺牲自己,这在妖看来完全是不可思议,妖的本能就是要保护自己,它不会为别人牺牲自己的生命或是千年修来的法力。但王生的死深深触动了小唯,它终于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那就是真心爱一个人,那就愿意为她做出任何牺牲。王夫人如是,王生也是如此,他们用真挚的感情感化了小唯,也让小唯在最后一刻完成了自我的救赎。这是一种精神层面的升华,就算小唯它永远都是妖,但她真正懂得了什么是爱,这肯定比千年修行还要来得珍贵。

情感戏为主导的电影,对表演的要求就很高,加上陈嘉上导演一向就颇为文艺,很善于驾驭情感戏,所以调教得几个演员的表演都非常精彩。
基本上可以说,新版的《画皮》是几个主角的表演就能让观众值回了票价的。

而在一众聊斋奇女子中,《聂小倩》《画皮》不是最早被搬上大银幕的,但篇中的两位女鬼,无疑是最出风头的。聂小倩竟在银幕上重生12次,画皮女亦有7次之多。

非常认同大家的感觉,赵薇这次的表演确实从未有过的内敛也从未有过的精彩,确实是可以算作她从影以来最为精彩的一次表演。佩蓉这个角色本身就很讨喜,让所有情感上受过伤的女孩子都会角色对位,而赵薇用收字诀把人物的情感积蓄得爆发力越来越强,最后才会在发现小唯是妖魔之后演绎出两场极具爆发力的表演。那场佩蓉为了保全丈夫而服下妖毒的戏,还有末尾高潮山洞里那场戏,身边好多女孩子都看得眼泪哗哗的。
周迅的表演依然精纯,虽然风格不同,但是角色和《如果爱》里的角色一样矛盾,她也驾驭得收放自如。只是因为导演加重了王妻佩蓉的戏份,同时还加入了夏冰这个全新的角色,分去了两大杯羹,才让周迅扮演的小唯好几次表现只能点到为止,无法继续深入放开施展,实在很遗憾。
陈坤的表演是质素不错,但阿冈个人感觉还是不如《云水谣》中的表现,这很大的一部分责任应该在于角色设计和戏份比例,因为改编太大的缘故,陈坤的角色戏份不仅被甄子丹分去很多,而且人物的性格变得单薄和片面了。如果按照原著的立意去走,即便强化了王妻佩蓉的角色,陈坤饰演的王生都应该是全片最为矛盾复杂的角色,也应该是绝对的主角,他基本上《聊斋志异》中《画皮》故事的核心点和批判点。
甄子丹放弃武戏改攻文戏,也确实突破不少,感觉有些像去年李连杰在《投名状》中的超越,但是因为戏份也没有李在《投名状》中那么多,自然也不可能像李那么尽兴。

图片 2

新版《画皮》的演员虽然都很不错,值得欣赏和赞许,但是整部影片却没有像阿冈走进电影院之前期待的那么精彩,所以这是第二个让人心里堵堵的原因。
影片有三个软肋。
第一个是明星太多,难免分薄了每个人的戏份,让每个人都不能演绎到淋漓尽致的程度。新版《画皮》中除了佩蓉这个角色相比以前的版本和原著被大大地丰满了,其他角色特别是王生和狐妖小唯基本上是被大大地削弱的。本来这两个角色,一个爱上人的妖,一个爱上妖的人,前后反差和过程的起伏、矛盾应该非常丰富非常多的,结果影片未能呈现出来,不免让人很遗憾,也看得不尽兴。

《聂小倩》《画皮》电影改编年代录

第二个软肋是改编得太过了。放映之前,就已经知道这次陈嘉上转移了电影故事的核心,着落点在爱情上,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完还是有种无法释怀的遗憾。爱情是被放大了,但是原著和鲍方版《画皮》都有一个更为深刻的立意点,就是对人性的弱点很有力的鞭鞑,王生忘却夫妻恩情迷上的,与其说是外在妖魔,不如是自己的心魔,而妖魔披裹的画皮,何尝不是丑陋人心每天包裹的华美外衣。这一深刻的寓意,才会使得蒲松龄原本并不是很精彩的这个小故事,胜过其他很多故事性很强的妖狐鬼怪故事流传到至今,才会和聂小倩、白蛇等故事一样变得很经典。
而今原来花心移情别恋的王生,虽然期间也被小唯迷的心猿意马,但是始终不过停留在梦境和意淫之中,也没有和小唯有任何越轨,如此的忠贞甚至比绝大多数现代人都要高尚许多,那么他的矛盾,他折射的人性弱点,自然也就消融得无影无踪了。所以看新版的《画皮》,只能看到爱情,却不见了原著的

原著中聂小倩只活了18岁,天妒红颜,被草葬金华古寺。去世后也因为惊人的美貌,魂魄被树妖所困,被迫以“美貌”“金银”魅惑路人,却被正义书生宁采臣所感动。一句“月夜不寐,愿修燕好”,让多少读者遐想。

图片 3

1960、1987、2011年三版《倩女幽魂》

相比“肌映流霞”的善美小倩,画皮女不仅无名无姓,而且本相是“面翠绿、齿如锯”的厉鬼,却用人皮幻化成“二八丽姝”的模样吸人精血。女鬼可憎,但《画皮》故事中好色懦弱的男主人公、贤淑又刚强的王氏之妻,以及跌宕惊悚的情节也给了不少电影人灵感。

图片 4

1965、1993、2008年三版《画皮》

就这样从李翰祥、胡金铨、谢铁骊,到徐克、陈嘉上、乌尔善,一代又一代电影人,在两位女鬼的感召下书写光影。在大银幕上描绘了半个世纪,在大中华地区大放异彩。

趁着中元节刚过,编者就对各个时期两位女鬼最经典的影像作为对比,试论谁才是聊斋中在大银幕上的第一女主角。

70年代:香港曾经很古典

在香港电影进入“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黄金年代之前,曾长着一张大家闺秀的面庞,还有着端庄含蓄的古典面容。这在60年代的《倩女幽魂》和《画皮》便可窥见一二。

图片 5

鲍方版《画皮》中的私家花园

60年代,还没炫目的技术,也没有高超的化妆技术。从电影的造景,以及演员的妆容上,两部电影都流露出传统京剧的意味,但也因此,草堂庙宇、亭台园林,一帧一镜间无不是中国式的审美情趣。

图片 6

李翰祥《倩女幽魂》中国画般的构图

两位女鬼也被导演不约而同的设定为出身大家的才女,工书法、通音律,和人间的男子琴曲相合、诗词传情。所以李翰祥和鲍方选择了长相端庄秀丽的乐蒂、朱虹饰演小倩和画皮女鬼梅娘。

图片 7

乐蒂饰演的聂小倩  和 朱虹饰演的梅娘

除了在电影整体审美和在选角上的一致,两位导演在重现原著上亦苦心孤诣。《聊斋志异》语言充满诗意,诗词便贯穿李翰祥版的《倩女幽魂》,采臣和小倩因改诗而相识。徐克版中“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亦是脱胎于此版的“十里平湖绿满天,玉簪暗暗惜华年”。

而鲍方版《画皮》则匠心独运的还原了蒲松龄“喜人谈鬼、雅爱搜神”的创作过程,借一位老者在蒲松龄处喝茶的过程,将《画皮》的故事缓缓讲出,而两部电影的最终目的都是和原著一样,警醒世人,不可为色、名、财所误。

图片 8

鲍方导演还原蒲松龄搜集故事的过程

两部戏均流露出古朴精致的中国美学。在电影上,美术出身、国学功底深厚的李翰祥,使得《倩女幽魂》的灯光、音乐、布景有着文人画的思古幽情和金碧辉煌的中国幻想,以极强的艺术性入围了戛纳电影节。

图片 9

李翰祥镜头中 远山 青松 亭台 古琴 栏杆 花树

而在女主角上,出身名门的乐蒂被认为过于端庄含蓄,少了女鬼应有的邪魅,而朱虹的扮演可谓在娇媚、妖艳、阴狠间自由切换,作为大陆放映的第一部恐怖片,女鬼画皮的镜头吓坏了不少观众。

图片 10

鲍方版中女鬼挖心的镜头

在影片整体艺术性上,《倩女幽魂》强于《画皮》,但是表演上,梅娘胜过小倩。难分轩轾的两部影片虽然在现在看来显得粗糙,但荆钗布裙不掩倾国本色,遵从原著而警示醒人,并直接影响了后世对于《聊斋》的改编。

2000年以前:聂小倩完胜画皮女

1987年,《倩女幽魂》重现银幕。李翰祥的故事架构没有变,还是“小倩琴挑采臣”、“赤霞挑灯看剑”的经典桥段,程小东和徐克却予以丰富和细化,着重刻画了采臣小倩至死不渝的爱情。借用最先进的特级与炫目的武打设计,营造一出更为惊心动魄的“人鬼情未了”。

图片 11

87版中宁采臣和聂小倩情深意重

87版聂小倩幽居的“金华寺”成为了更为凄清的“兰若寺”,而女主角也更为幽怨哀婉,一双秋水眼,既有对路人的妖娆魅惑、也有对采臣的缱绻情深。王祖贤白裙飘逸、青丝飞舞。“足翘细笋,娇艳尤绝”的小倩,借助王祖贤完美重生。

图片 12

王祖贤完美演绎聂小倩

自此“聂小倩”成为《聊斋志异》中名头最响的女主角,而20岁的王祖贤亦红遍东南亚。徐克连拍三部,不仅奠定王祖贤一线花旦的地位,亦使她成为女鬼的不二人选。所以电影大师胡金铨相中了她出演《画皮》改编的《阴阳法王》。

故事的开始和原著一致,王生路遇画皮而生的女鬼尤枫,女鬼谎言身世,两人燕好。但后来脱离原著,女鬼成了被阴阳法王要挟的魂魄,情节与小倩竟然相似。

图片 13

王祖贤饰演古朴哀婉的画皮女鬼

《画皮之阴阳法王》作为电影大师胡金铨的收官之作,倾注了极大的情感,远赴五台山取景:壮美得雪山、绚烂的桃林一一呈现。王祖贤依旧苍凉而凄美、惹人生怜,但这并不能挽救暧昧不清的故事,阴阳两界的宏达叙事之后,是人物形象的干瘪。

相比老版的宣教色彩,90年代的两部电影更为注重电影技术的运用,但相比《倩女幽魂》的成功,《阴阳法王》在票房上惨淡收场,而从1987到1993,短短6年间,王祖贤拍片50部,在表演上一直寻求突破亦未果。

图片 14

画皮时王祖贤在五台山,如今礼佛温哥华

这部戏上映后王祖贤息影四年,人气不减却倩影难寻。之后复出亦是惊鸿一瞥,飘渺的亦如兰若寺的小倩。如今祖贤已然隐身于加国专心礼佛,她表演事业兴于小倩,而止步画皮,成为万千影迷心头永不落幕的一抹月光。

2000年以后:画皮女轻取聂小倩

大概90年代《聂小倩》《画皮》被重拍的太多,2000年前后大银幕上一度难觅两位女鬼的芳踪。但随着电影技术的发展,电影人更不会轻易放弃这么好的魔幻题材,沉寂是为了更好的爆发。

2008年陈嘉上《画皮》横空出世,平地惊雷豪取2.3亿票房,位列年度第二名。只是这次电影里没有老版中赤裸的惊悚,和浓浓的教化意味,“惩恶扬善”变成了“爱情至上”。

图片 15

周迅的小唯,动静皆妖娆

原著中的女鬼变成了九霄美狐,有了一个梦幻的名字“小唯”,陈嘉上完全借助王生在小唯与妻子之间的感情纠葛,讲述了现代人错综复杂的感情世界。乌尔善的《画皮2》虽然艺术性不如陈嘉上,但还是以“要脸还是要心”来阐释现代人的爱情观。

《画皮》里小唯本是靠吃心维持美貌的狐妖,试图伤害佩蓉来换取王生唯一的爱。但在王生对成妖的佩蓉不离不弃,顿悟爱情真谛的小唯,献出妖灵拯救世人。

图片 16

懂爱的小唯,献出妖灵拯救人们

周迅的小唯没有鲍方版的无情、没有胡金铨版的无奈,诠释了一个女妖追爱、懂爱的过程。年过30的她依旧宛如精灵,动静皆是妖娆的狐媚感。而2011年,叶伟信《倩女幽魂》也延续了魔幻的形式、三角爱情的主题。女主角是人气极高的神仙姐姐刘亦菲。

图片 17

新版《倩女幽魂》小倩和燕赤霞定情

为了避免与老版过多比较,叶伟信将燕赤霞上升至第一男主角的位置,成为爱上小倩的捉妖师,与宁采臣是情敌。剧情上的创新和大成本的特效成为了一时的噱头,但还是输在演员的表演。

刘亦菲版的小倩清纯有余而魅惑不足,处理起三角关系时的感情变化亦点到则止,最终1.6亿的票房不功不过,新千年后,大银幕上《画皮》轻取《聂小倩》。

图片 18

刘亦菲版聂小倩眼神单纯

透过三个时期的改编,可以清晰看到电影发展的逻辑。从最初李翰祥、鲍方的忠于原著思想内涵,到徐克、程小东在原著的基础上有所改变和创新,再到陈嘉上、叶伟信以先进的电影工业迎合市场,不再以阐释原著内涵为职能,突出刻画男女情事。

电影是最年轻的艺术,百年间借助文学的给养创造了无数的影像。《聊斋志异》是蒲松龄“一生精力所聚”,而每一次改编都是导演的“志异”,古书上的文字,被赋予全新的内涵与视角。

无论是遵从原著创作,还是天马行空的改编,文学和电影都不会辜负有心的电影人。尽改编市场泥沙俱下,但每个时期都有佳作孕育而出。为市场带来真金白银,为影迷带来难以忘怀的的故事与影像。

毕竟每个时代都需要自己的“聊斋”,改编是温故而知新的好事,但粗造滥制的作品从没有市场,13年毫无逻辑性的《非狐外传》开头模仿徐克版,然而特效五分钱;去年《画皮新娘》女主网红脸,布景影楼风。两部票房几百万的烂片,不禁让人怀念尽管技术落后,但精益求精的老版。

图片 19

《画皮新娘》女主网红脸,摄像影楼风格

经过上世纪90年代的高峰,如今《聂小倩》《画皮》的改编势头有所趋缓。从朱虹、到王祖贤,以及周迅,画皮女已然在影像里,从阴狠的女鬼蜕变成为和小倩一样,“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佳人。

图片 20

中元节小倩回阳间

而王祖贤接过乐蒂的小倩,在1987版的中元节那天重回阳间。取画像的模样,梦耶、幻耶;令影迷思之、念之,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忆。佳人再难得,天光云影的电影神话还在继续,谁又能接棒祖贤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