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狗仔爆料

却在十二月曾祖母生命最终的时段里更赶上惠智,曾祖母为了帮扶老母照应咱们姐弟四人

《守望幸福》——感悟爱的真谛! azuo 2008-10-09 09:12:49来源:

再看《季春奶奶》,依旧忍不住的泪水。些许感性又被感动,些许怀念故人。

爱国主义,热爱自己的祖国是理所当然的事。一个人可以爱他的祖国,可以爱到八十岁,但还不了解它,不过这个人大概是一直留在家乡的。—【德国】海涅

根据翟恩猛长篇小说《疯祭》改编的22集电视连续剧《守望幸福》。这是由著名演员鲁园主演的我国第一部关于老年痴呆症病人家庭生活电视剧。《守望幸福》中,年迈的父亲在生日宴会上突然过世,全家人由大喜转为大悲,早已患老年痴呆症的母亲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病情加重、跳楼、离家出走一家人生活从此变得不再安宁。经过一系列变故之后,母亲即将走到生命尽头,而儿女们也更加体会到什么真正幸福。

恩珠不是惠智,却在季春奶奶生命最后的时光里更胜过惠智。季春奶奶依旧是季春奶奶,围抱着惠智短暂的生命,也点亮恩珠晦暗已久的天空。

在我懂事之前我的奶奶就去世了。据母亲说,她是个勤劳善良的婆婆。奶奶和我母亲的关系很融洽,她俩之间语言交流不多,但却配合默契。母亲当时是上海联合村小学的教师,早出晚归。白天的家务活就是奶奶“承包”了。我虽然见过奶奶,但是因为太小,脑子里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家里也没有留下她老人家的照片。我小时候,每当我向母亲问起奶奶的事,她都会背过脸去拭泪,为了不想让母亲伤心,我就不再多问,现在记得最深刻的事情就是,母亲告诉我说,父亲在北京协和进修那段时间,奶奶为了帮助母亲照看我们姐弟三人,挺着满是腹水的肚子,楼上楼下地做卫生,洗衣服,忙碌个不停。直到去世前还不让母亲告诉我父亲,说是不想影响他的学习……

打开电视机,偶然看到了这部温情至深的电视剧《守望幸福》。让我想到了今年去世的奶奶,奶奶在世的时候,对每个人都很是关爱,疼爱,每位子孙都是她的宝贝;奶奶去世的时候,方圆几十里的乡亲们都来送行。

亲情,无论放在何时何地,都是那根最能拨动人心最柔软一块的弦。

母亲说,奶奶很爱她的孙女和孙子。母亲还说,爷爷与奶奶相濡以沫,从未有过争执或口角,奶奶去世后,爷爷将他对我奶奶深深的爱全部倾注到了我们姐弟身上……

诚然,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土地,那是亲情的归落之地。但是,在影视屏幕上缺少优良的老年人题材影视剧。一部《守望幸福》让我们内心的那份深重的亲情之爱,再次得到苏醒。

执培,无论何时何地想起这个名字,这个人,眼泪都会沸腾在眼眶。我的“季春奶奶”。

日子过得实在是太快了!如今的我已经当上爷爷了。去年三月应女儿女婿邀请我离开了祖国飞越太平洋来到美国,帮助他们照看我的孙女。每当女儿教宝宝喊我爷爷时,每当看着可爱的小孙女熟睡在摇篮里的时候,我的思想会悄悄地潜回我的祖国,潜回我幸福的童年时光,思念童年时光我和爷爷在中国的日子……

奶奶的离去,让我的心也跟随着如飘落的风叶一样,一度找不到落地的根基。很小的时候,总是她背着我,站在屋檐的角落里等待父母的下班归来。很小的时候,她用的小鱼娄抓捕的小鱼仔,一定是最爽口的,至今还在我的嘴角留有余味。很小的时候,她和爷爷两个人坐下来玩对对糊牌,还有她老是叫爷爷听见吗?很小的时候,在奶奶和爷爷的熏陶下,非常诚心的包好香火去南岳烧香的时光,是每个暑假我最开心的时候。在我的有关童年的记忆里,总是有她慈祥的模样。每次离开他去外地求学的时候,她都倚靠在老屋的墙角目送我到很远。就算是看不到我的身影了,她还会向着我离去的方向不停的招手。我马不停蹄的往老家赶,还是没有看到她最后的活面。遗憾没有将她给我电话的美好祝福录音下来;遗憾在家的时候没有更好的孝顺她老人家;遗憾没有亲手给奶奶洗一次脚;遗憾明明知道她的身体状况不好,也没有多留些时间陪陪她;现在,她离去了,她去那个世界和爷爷继续恩爱了。可我却再也没有奶奶了。这个世界上最心疼我的奶奶离去了。祝愿她老人家在天国永远幸福!

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对她几乎没有印象。爷爷陪伴我12载的童年。他是家中的长子,父亲排家中第四,所以印象里的爷爷永远弓着背,拄着拐杖,笑盈盈的对着我。有的时候很埋怨自己为什么都记不住那些和他相处的日子。只记得很小的时候,初一一定要做的就是去爷爷那个黑乎乎的小房子,他永远都会从那个老旧的大箱子里变戏法般的变出吃的给我,糖、枣、糕。。。对于那时的我而言,那就是天堂里的味道。他也总会拄着拐杖,蹒跚到附近的民居家,打打他最爱的麻将。

此时的我正依靠在躺椅中,清静地坐着,闭目养神,恍惚之中,我像似又回到童年时代上海的那个部队大院里,屋子的门旁边栽种着的是美丽的花木。成簇开放的丁香花散发出淡雅的芳香,羞答答的蔷薇静悄悄地开,粉色的蔷薇爬到我家的二楼向窗户依偎过来,几乎伸展到了窗户里面,花开时节,清晨打开窗户,幽幽的花香随风潜入室内,空气多么清新澄澈,让人心旷神怡。我曾和姐姐一起将采摘来的花枝插到爷爷房间里的花瓶里。那是多么宁静的,多么惬意的生活啊!

文紫气东来

等到我再大一点,他变得不再爱去搓麻,而是不停的在每个儿女“轮转”。那时候的我不懂“踢皮球”,不懂“阿尔兹海默症”,不懂怎么好好保护他。只是在他轮到家里住的时候,每天放学最开心的就是往那个小房间里奔。因为那里有爷爷。我不管大人们怎么说他脑子糊涂,就爱黏在他那里。他不傻,一点也不。我用从大人那里听来的话问他:爷爷,奶奶是不是不喜欢我和姐姐啊?他会拍着我说:胡说。奶奶喜欢你们,对你们都一样。孩子啊,你要好好学习啊。我:肯定的,等我长大了对你好。他:哈哈,我活不了那么久咯。我:不,你肯定会长命百岁的,你还得看着大哥哥的孩子出生呢,看看你的曾孙。

此时的我像是又看到,在我家前的台阶上,爷爷坐在台阶上的一张凳子上,我们姐弟三人坐于他膝下的台阶上,爸爸、妈妈分别蹲坐在我们两边。我们一家子合坐着等待邻家叔叔按下相机的快门的那一场景……

生活总是这样爱捉弄人,没有等来他的曾孙,他就走了。就在家后面的那条浅到膝盖的河。他不懂后面那个围墙下面是河,他不懂跌落进去站起来,他就那样和河水淤泥一道,去了另一个世界。那个夜晚他一定万分寒冷和无助。而后的那个上午,忙碌的找了他的一上午过后,我发现失去了他。被嘈杂的人群声包围,我独自靠着墙哭。

图片 1

哭我没了爷爷,哭他还没来得及看到他日思夜想的小曾孙,哭我还没能对他好,哭他最后走的那么可怜,哭他生命的末尾无端遭受那么多苦,哭他总是那么沉默。也庆幸了,他不用再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不用再忍受婶娘们的恶言和虐待,不用再被逼的悬梁。另一个世界,他一定会过的幸福。

此时的我像是又听到爷爷的教诲,在我心情不悦时,爷爷会指着蓝天的云朵,告诉我,云朵很快会飘散开的,明天又会是一个令人欢欣的日子。

再后来,我只是听到,大人们的哭声,响天的炮竹声,送殡的队伍,白色的帐篷。都只是远远看着,连送他最后一程的愿望也被我的“水花不得见红白事”打破了。以后的每年只能看见那方矮矮的坟墓和那张刻着我最爱的名字的碑。

春天,爷爷会领着我们去郊外踏青。桃花红了,柳树绿了,迎春花洒金。田野里野花芬芳,深绿色的麦地,在春风中起伏着,像绿色的海洋。站在乡间清澈见底的小河边,银色的小水泡从河底水草根部摇摆着升到水面然后破裂开来。爷爷指着河里悠悠慢游的小鱼,述说他年轻时家乡山上小溪流的故事。周围的一切多么令人愉快啊!

大海比天空更广阔,大约是能感觉到大海的拥抱吧,那是人内心的无限大。逝者的离去不是让来人不停的追,是让这终止的生命轨迹用来人的脚一步步迈下去,续接着另一条的生命轨。这大约也是亲情蕴含的洪荒般的力量吧。

爷爷喜欢摆弄花草。他带我们在屋子前树荫下的空地小花圃里种上鸡冠花、凤仙花和牡丹花、向日葵……这些画面会浮现在我的脑中,这些小小的空间为我的童年生活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孩子啊,你可以害怕失去,但你不可以在失去以后害怕。那离去的人怕是见不得你这样的。

图片 2

执培啊,爷爷啊,走好。

那时候的生活是清静的,清新的空气,蓝天白云。想起那时的日子,我的耳边甚至还会听到在空中飞舞的小蜜蜂的嗡嗡声。

记得常来您孙女的梦里,不要总是让我只能每年去你坟前努力回忆日渐模糊的,你的模样。

也是夏日的中午,我们不愿午睡,爷爷会将我们带到大院的荫凉处,和我们聊天。院子外时常会有背着棒冰箱叫卖棒冰的人。爷爷也会领着我们一起去大院外面买上四根,他会很高兴地和我们一起分享;下午幼儿园回来后,我们就在大院门口等我们与爷爷汇合,爷爷会在大院门口卖棉花糖的那里给我们每人买上一大坨,然后搀着我和姐姐的手一起回家,哥哥则像只调皮的小狗一样兴奋地在我们前面奔跑,连路都不看一看。爷爷总是在他身后不时地喊着:“小棠,慢点!小心摔跤!”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不知道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也是夏日的夜晚,我和哥哥晚饭后出去大院里的小伙伴一起玩“人民捉特务”的游戏,爷爷就会为我们守门,一直等我们回来后再去睡觉……

进入大院的南门,沿着林荫大道,直通北门,北门外是乡村,北门常年不开,被一把锈蚀的大锁把守着。瑟瑟秋风在大院里吹过,大批的树叶从树上飘落下来,树叶在秋风的鼓动下,在光滑的路面上,相互追逐、嬉戏着,到达北门后,它们再无去处,无奈地堆积在北大门旁的一棵大树的脚下。我常常喜欢独自去那里玩耍,当看到爷爷呼唤我回家吃饭时,我将自己隐藏到树后,特意将一只脚露在外面,好让爷爷找到我,将我抱回家……

国家连续自然灾害的年代,父亲和母亲总是将最好的食物留给爷爷吃。爷爷则总是瞒着他们将那些好吃的留给我们。

我们上小学以后,爷爷空时喜欢和我们下象棋。每逢下棋时,他就像个老顽童,我和哥哥联手对付他。爷爷眼神不太好,常常被我们偷吃了他的车,每次遇到这样的场合,他就会像小孩子一样地要求反悔。于是我们兄弟两就故意装着一个同意他反悔,一个不同意他反悔,跟爷爷闹着玩。

爷爷也喜欢讲故事给我们听。爷爷讲的都是民间故事,里面多少总有些妖魔鬼怪出现,听得我们头皮发麻,汗毛竖竖……母亲对此向爷爷表示过质疑,爷爷说,“练练孩子们的胆!”

文革期间,红卫兵曾经抄过我家。来抄家的红卫兵问爷爷什么出身?当时爷爷已经要靠拄拐杖走路了,他亮出他一直引以为豪的上海市总工会的会员证。“红卫兵”们立马来个立正,齐声高喊“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向工人阶级学习!向工人阶级致敬!”爷爷当时是一本正经,可等“红卫兵”们一走,他会忍不住地笑,笑得直不起腰来,用他那支拐杖不停地戳着地面……

从我的孙女到我的爷爷,多大的时间跨度啊!可我还是觉得那只是一瞬间。我不记得最早是哪个孩子叫我爷爷了。可是,我感觉真正意义上我当上爷爷,那是我来到了大洋彼岸,看到我孙女出生的这一刻,是在自己负起爷爷的责任时才真正感觉到的。我的爷爷早就离开了我们。爷爷虽然离开了,但他并没有带走他对我们的爱。无论这个世界多么喧嚣,无论这个世界多么浅薄,无论这个世界多么世俗;总抵不过一种力量在静静地、坚毅地生长,这就是爱!爱是这个世界得以延续的根本理由。

我的小孙女是幸福的。澄净的阳光、成群的野鸭在蓝天白云之下掠过,草地上悠然食草的野兔,浓浓的树荫,碧绿的青草,红红的花,吸食花蜜的蜂鸟还有窜到阳台上偷食猫食的小松鼠,这将会是我孙女拥有的童年时代。

我也曾有过美好的童年时代,等我的孙女懂事后,我会领着她到太平洋边,指着大洋的对面,告诉她,中国是她爷爷的家;我会将我的童年时代讲给她听,告诉她,在大洋的彼岸,爷爷也和她一样,有一个慈祥的、热爱着爷爷的爷爷……

摇篮里,小孙女的动弹声打断了我的回忆,可爱的小宝宝正注视着我呢!透过她清澈的眸子,我看到了我,她像似在问我思索着什么?顿时,对她的爱洋溢了我整个身心,我轻轻地抱起了她。

图片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